1.16-3
1.16-2
1.16-1
jia4
jia3
jia2
jia1
開啟輔助訪問
搜索
快捷導航

[都市]情天性海(全)-15

|回復:
積分: 657062
主題: 657034
回復: 28
註冊時間:2017-04-05

楼主

發表於 2017-06-23 22:27  | 只看該作者


  第38章:洛小燕真的没穿文胸
  不知道这算不算心灵感应,似乎每次我这边来状况的时候,洛小燕总是会翩然而至——话说自《还珠格格》诞生以来,我就对那个以嘴大出名但却说话儿都吐词不清的赵姓女演员演的那只成天装扮成特天真模样的燕子没得神马好印象得。
  但,现在这只老被我老婆说成是我的燕子的燕子,彻底改变我对燕子的印象。
  戈培尔说谎言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老婆老这样说,在宁煮夫的所谓潜意识里,就有点真把她当成自己的燕子的意思了。
  这种感觉自上次醉卧人家闺房后得到进一步的确认——我记得我在梦里醉吻金镶玉,醒来洛小燕为我拭去嘴边唇印时那一汪深情却又哀幽的眼神,我承认当时我几乎不敢碰触那个眼神,如此让人揪心。
  我怔怔地看着洛小燕的短信:可不可以陪陪我——陪,听上去多么温暖的字眼,一般一个女娃儿用「陪」来表达跟你的互动关系了,说明在别个的心房里已经为你打开了一户温暖的窗门。
  我心头一热。
  但不容我间或的细想,宁卉的短信接踵而至:「老公,这样不好吧?」
  「没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只有快乐与不快乐的区别,老公永远支持你。」
  写完这个充满哲理的短信正准备发出,狗日的宁煮夫却又十分淫邪的加上了一句:「你们做的时候最好像上次一样给老公录点音,能照点片片录个像啥的,跪求!」
  然后这个短信带着宁煮夫无限的遐想和期待飞向了千里之外的北方。
  去,还是不去?
  接下来我必须思考这个问题。
  我突然想到那一次掷硬币决定去不去赶赴洛小燕之约的事儿,我有点鄙视宁煮夫那点搬不上台面的小计谋,明明自己想去就想去嘛还假装掷撒子硬币——姓宁的,你是男淫,装什么逼。
  为了不装逼,这一次我决定不掷硬币了。尽管我不知道此去,没有老婆只有燕子在身边的夜晚,会意味着什么。
  况且,当两种可能性下女人会喝酒,一种是她真的想喝,一种是她不想喝。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呢,这让我突然感到心里有一点点沉。
  赶到酒吧的时候,洛小燕已经独斟了半瓶洋酒。我瞧了瞧了酒瓶——我靠,威士忌。烈酒啊,相当于咱们的老白干。
  看到我来了,洛小燕堪堪一笑:「南……南哥,你来了,不好意思,周末也来打扰你,嫂子她在吧……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呵呵,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一大男人去哪儿还用得着老婆打批条嘛。」
  你就吹嘛宁煮夫,要是今晚老婆在家,借你八个胆子你都不敢来。
  「我知道这样让你出来不好……可是……」
  洛小燕叫服务员又拿来一只空杯子,然后倒上酒。那骨节完美的手拿着酒瓶真漂亮。
  真……性感。
  「没事,她又出差了。」
  我装得很漫不经心的说到。
  我看到洛小燕倒酒的手微微一抖。
  「嫂子他们公司的领导怎么这么没人性呵,周末都不兴让人休息!」
  「呵呵呵,她工作忙。」
  我继续挺装的淡然一笑。天真的燕子妹妹,人性有木有我不知道,但人家现在跟帅哥在一起,说不定已经……淫性那是大大滴有来着!我看到洛小燕说这话时真诚善良的表情有点于心不忍,连忙支开话题:「今儿咋了?怎么想到一个人喝闷酒?」
  「……」
  洛小燕嘴唇蠕动了一下,然后端起酒杯,「来,南哥,没什么事儿,我今儿就是想喝。」
  洛小燕找的是一处偏僻的座位,酒吧微弱的灯光打过来,平素洛小燕那张精致的脸蛋被隐藏去了轮廓,留下了摇曳朦胧的美感。
  但我心头一紧,听洛小燕端着酒杯说话一付把酒直接当成矿泉水的架势,我已经百分之百的肯定今儿洛小燕喝酒是属于后一种情况,其实她并不想喝,洛小燕同学这是在借酒浇愁。
  「小燕……你没什么吧?」
  我关切的问到,突然肩膀上感到有些沉甸甸起来——原来把个妹还可以把出这样崇高的责任感——其实我明白是面前这位女孩已经让我没法蛋定,人家一点喜怒哀乐在我这心里已经能搅起一阵阵涟漪。我当初是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花丛中一眼看出了洛小燕那种别样脱俗的美来,我承认,这种美让我有一种欲说不能的心动——这种心动一直搁放在我心里边一个没有灰尘的角落,我不敢承认,因为我不忍碰触。
  因为一碰触就会激起灰尘。
  「没……没事,」
  洛小燕仰起脖子将半杯酒一饮而尽。
  妹纸,酒不是这么喝滴。
  我赶紧拉着洛小燕的手:「小燕,别这么喝,会喝坏身体的,有什么事跟我说好吗?」
  「别管我,南哥,你也喝啊,我要你陪我喝!」
  洛小燕又给自己倒上了酒然后逼着要跟我碰杯,那意思是我不喝不行了。
  我执拗不过,抬起酒杯泯了一口。
  「不行南哥,干!」
  洛小燕没等我反应过来,脖子又一仰,倒的半杯酒又没了。洛小燕一扬的时候脖子的线条又长又美。迎着微弱的灯光就反射出一块麦色的光亮。
  外国老白干这么个喝法,我感到事态严重了。我思忖着如何让小燕妹妹不这么把威士忌当矿泉水喝。
  「好好好,我干,」
  我端着酒杯,一脸忒严肃的说到:「但你答应我,不这样把威士忌当矿泉水喝好吗?咱慢慢饮。」
  「嗯,」
  洛小燕嘴角扬了扬,欲笑还止,看得出来连着两杯烈酒下肚所起的强烈反应让她十分难受,眼里都快呛出泪水,「好的,南哥,今天你能来,我……好高兴。」
  我见识过洛小燕深不可测的酒量,估计两个宁煮夫都不是人家的菜,上次是她劝我别喝多了,今天调了个头,一会儿先前那瓶威士忌见了底,洛小燕坚定的要了另外一瓶,我怎么也劝不了,平时那个在我面前温淑如同小鸟般听话的小燕子原来也是这般豪爽侠情,让我不停的琢磨着这酒量到底是咋练出来的。
  接下来我说了很多搜肠刮肚想得到的段子,拼命使出逗笑的能事,愣是没让洛小燕笑出来,反倒看到洛小燕眼里不时闪着泪花。我当然不相信那完全是外国老白干给呛出来。
  只是在我的监督下,后面洛小燕没那么一杯一杯端着喝了。
  让人叹为观止的是,纵使如此心情糟糕,洛小燕仍然坐姿挺拔,表现了一个顶级模特的良好职业素养。这让我正常向的平视过去,一眼瞥见的仍然是让我无数次心衿摇动的胸峰。
  今天严肃凝重的气氛让我没敢太放肆去探求那里是否依然穿,还是没穿文胸。
  一个稍有姿色的女人不穿文胸就够魅惑了,一个像洛小燕这样的女人长期不穿文胸……我身体一颤,依旧忍不住被这个念想激荡。
  我日你宁煮夫,这个时候还想到这个——我觉得你真他妈是一个可耻的下流胚子。
  洛小燕依然没告诉我她今儿到底是咋了,依然说没事,然后不停的频频举杯,有时候根本不管我喝酒的节奏与频率——我第一次看人喝外国老白干喝成这个架势。
  洛小燕要喊第三瓶酒的时候,我果断加以了制止,我说要是再这么喝,下次我就不再奉陪了。
  这一招果真见效,洛小燕听了话没有再喊酒,只是用酒精或者对宁煮夫内心早已升腾起来的柔情催化下变得迷离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会——突然身子一斜的,头如同慢动作般的滑落到桌子上,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洛小燕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两个钟头过后。是躺在我上次躺在的她公寓的沙发上。我承认我好久没干这种体力活了,把一个个头比我还高的,用外国老白干当矿泉水把自己喝醉了的人弄回家是一种怎样的大无畏精神。
  只是——这次我才算真切的感受到了洛小燕身上那种令人迷醉的气息。跟上次不同,上次我基本上不省人事,但这次送洛小燕回家的时候是人家将整个柔软如泥的身子瘫在我身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故意耍流氓——上次我承认我有点故意借酒卖疯,但这次真没有——虽然我承认我不得已搂了洛小燕曼妙的腰身以及其他部位,特别是,坐在出租车上,我用的我的触觉而不是视觉,证实了洛小燕今晚仍然没穿文胸。
  当她的胸部紧紧的贴着我的时候,我没感到通常那种内层织物才有隔膜感。
  那种结实圆挺的温润感直接就传递到了我的胸膛。
  我的心儿一直随着那妙可言的感觉起伏着。
  我无从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出租车二十多分钟的车程中,洛小燕的一只手一直跟我的十指相扣……
  「我……怎么回来的。」
  洛小燕醒来的第一句话。
  「你自己走回来到。」
  我笑了笑,递了杯热开水过去。
  「南哥,对不起。今天我……太失态了。」
  洛小燕看来是真酒醒了,「给你添麻烦了。」
  「跟我还客气。」
  我今天才第一次在如此明亮的灯光下看清楚了洛小燕的脸——今夜没施一点粉黛的裸装在外国老白干的折腾下反倒透露出一种令人心碎与美丽的哀荣,那种堪怜欲让你靠近,但跟身体一样明洁的线条又是如此朗朗清纯,如此让人不可有亵念。
  「很晚了是吧。」
  洛小燕喝了口水,嘴角再次微微一扬,做出一副很无奈的笑容。
  「也不早了。」
  我终于看到洛小燕胸前,脱掉外套只剩贴身紧身衫上印出的两个尖尖的凸起——哦买噶,赶紧走路吧,宁煮夫,再呆会要犯错误滴——NND刚才在出租车上老子就已经想把手往里面伸进去了。
  对不起,我是男淫,我不装逼。谁他妈受得了这个诱惑哦。
  我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花板试图稳定下自己的情绪,让后长叹一声——那两朵该有多么美丽的花蕾,还是让别人来摘吧——我是有老婆的男淫,「看来你应该酒醒了吧,我该回家了,是很晚了。」
  我承认我说这话带着无比的牵挂里边,有那两朵再次证实了未戴文胸的花蕾,也牵挂着洛小燕今晚极其反常的情绪。
  但毕竟孤男寡女的呆在人家一未婚女青年的房间里也不是个事,老子基本的做人道德还是有滴。洛小燕是肯定遇着什么挺不顺心的事儿了,今天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赶哪天她心情好点再问吧。
  于是我挪动沉重的脚步,意欲离开。
  「南哥……」
  洛小燕从沙发上欠起身子,幽幽的看着我,似乎哀求着什么,那眼神像飘零的水中花让人心碎,「今晚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我以为我听错了,听成了外面在打雷,因为我听到这话如同五雷轰顶。
  我抽动自己的身子,试图证明我听到的是真实的,但我发现我的手已经握在洛小燕的手里,我感到有一种细腻而又绵致的柔情在手指间的绞合中传递着。
  一秒,两秒……我已经失去任何空间与时间的感受。
  我只是感到我如此荒唐,我满脑子都是没穿文胸的胸脯,人家女孩子却对这样一个流氓奉送着温柔似水的深情。
  宁煮夫,这让你情何以堪?
  这次,不再是梦里,不再是漫天飞沙的荒漠寻找龙门客栈和金镶玉的路上。
  我终于回过神来,原来梦里追寻的金镶玉就在眼前——我用力拉起洛小燕,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说不清是感动,是欲念,还是那第一眼就有了的心动是否一直欠着一个交代而必须在今天奉还。
  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抱起身高高出我一截的洛小燕就朝卧室而去。
  然后我的嘴朝洛小燕的嘴唇紧紧贴上去——在四唇相交的一刹那,我感觉到满口如同久经渴旱才有的甘饴,跟梦里一摸一样,只是多了点外国老白干的味道。
  我发现自己心里并不坦然,但这一吻却让我如此激动,以致我听得到我心脏如同打鼓的咚咚声——洛小燕的胸脯也剧烈的起伏着,那里传达出来跳动的节奏跟自己一样的剧烈。
  我体会得到洛小燕伴随着坚强的渴望回吻着我,其实洛小燕的吻并不熟练,刚开始竟然不知道如何安抚我伸进去她口腔的舌头,但我感到她的每一次略显慌乱的吮咂和咬合都体会出来自心里最深处的情感。
  我轻轻将这一具骨骼和肉体完美结合着,充满青春逼人气息的身体放在床上,跟洛小刚才如胶如漆咬合在一起的嘴唇才得以松开,刚才那一足足持续了数分钟的激情之吻让我满身感怀,嘴里回味的是一个美丽女子甜甜津液的甘露和依旧浓烈的外国老白干的味道。洛小燕声轻气细的喘息着,刚才闭着的双眼才在这一小憩中慢慢睁开,这时候洛小燕的眼神如同汪洋中的一叶扁舟找到了一个可以靠岸的海岛,哪怕,我们彼此心里都清楚,这一靠哪怕仅仅是天上人间的一瞬。
  正是这感觉这种拥有也许只有一瞬间的真实,才让我们彼此的身体紧紧的抵靠在一起。
  「南哥……南哥……」
  洛小燕在我身下轻轻呼唤着我的名字。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脖子,生怕这一刻我如同泥鳅般会从她的怀中滑落,恨不能我全身的重量都落在自己身上。
  突然,我看到两行泪水从洛小燕眼角顺着脸庞滑落出来,这让我充满满心的爱怜,我嘴唇贴了上去,在她的眼角舔弄着,「别哭,别哭……小燕别哭。」
  「南哥……南哥……对不起,我是不是做得不对?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洛小燕许是被我温柔的舔弄感动,「可是我喜欢你!我喜欢!」
  洛小燕温柔的言语在我耳边回响,在这一刻让我溢出满心的幸福感,我不胜唏嘘,宁煮夫你小子何德何能,能让这样一个同样美丽如天使般的女孩许下芳心,我突然感到上苍对自己是如此厚爱,尽管我觉得这份厚爱来得如此沉重,让我注定无法承受。
  洛小燕一边流着泪,一边继续吻着我,这次她懂得了将舌头伸进我的口腔,让我细细的吮咂着,我感觉我吮吸她舌头的时候她身体不停在抽泣抖动。我感到身前依旧被两团圆巧结实的胸乳紧紧相贴,我甚至感到乳尖的挺立,这让我全身兴奋到颤抖。
  我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狂飙的荷尔蒙,我眼睛一闭,我以为这样我就可以自欺欺人的以为我可以为不为接下来做的流氓举动负责了——我双手扯拉着洛小燕薄薄的紧身衣衫的衣角,洛小燕感觉要发生什么,没有阻止我,嘴里依旧喃喃呼唤着我:「南哥……」
  我的手终于将衣角向上卷去……
  洛小燕的上身的肌肤一寸一寸的展露出来,从下往上,小麦色衬底泛着白色的光亮,皮肤莹洁如缎,肚脐诱人的圆点可爱得让人心荡,再往上……翻起的衣角已经从里面显露出半边耸立的乳房。
  我屏着气,几乎听得见自己血管里沸腾的血液……
  当洛小燕的双乳直接从剥去的衣衫蹦出来时,当那一对多次在我眼前隔着薄纱傲然娉婷的花蕾真真切切跃入我的眼帘时,我内心多少感到了一种不真实的激越,这种不真实来自于它们过于完美的造型,纵使洛小燕平躺在床,它们仍然如同两座小巧的山峰静溢的突立在胸前不损一丝毫的俊阔,两粒花蕾竞相挺拔,鲜嫩娇艳,芬芳欲滴,已然如同洛小燕看上去秀朗精致的脸庞,诱你靠近,又不忍亵玩。
  那种完美突然让你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隔着衣衫的时候我满脑尽是淫邪的念想,当这一对花蕾真的在眼前绽放开来,这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双眼濡湿,内心充满基督般的圣洁感。
  洛小燕下意识的将双手抚挡在胸前,双眼微闭,捧着双乳如同即将奉献一个女人最瑰丽的珍宝。
  我的手垂落下去,抚弄着洛小燕遮盖在自己乳房上纤细的手指上,我准备一根一根将手指搬落开来,我此时需要的是那一对完美的乳房一握在手,盈盈满掌的感觉。
  在我的手指几乎触及到洛小燕乳房上的一刹那,在我准备移开她的手指然后俯下身将自己的唇舌裹挟在那一对娇艳欲滴的花蕾的那一刹那。
  一个声音在突然我耳边回响起来……
  表喷我,事情就是如此——好多电影都是这么演滴。
  那个回响在自己耳边的声音是俺老婆宁卉的:「你要是再要跟那只燕子啥的,我跟你没完!」
  然后,我不由得想到了宁公馆约法三章,我规定老婆与别的男人约会必须给我汇报……那我今天算神马?
  突然,我感到眼前伸手可及的一切虽然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
  我感到当我已经满身满心的激情徜徉到无可抑制的顶峰,却发现他们原来根本无处可去。
  对不起,小燕。
  我知道我接下来必须要做的对洛小燕将会是多么大的伤害。
  还在闭着眼睛等我俯身而下,还在准备为我奉献的一切的这么美如天使般的女孩今夜不可能再等来我的温柔……虽然我用了近乎一晚的时间,我依然无从知道洛小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刻献身于我。
  当我把衣衫覆盖在洛小燕裸露的胸脯上起身离去时,我看到洛小燕的眼睛已经被一汪清泉浸湿。
  但她在笑,那一笑无比恸容,凄美……
  离开洛小燕公寓,我忍不住也泪水长流,默默的发出了一个短信:「对不起,小燕……」
  一会儿,洛小燕的短信回过来:「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你南哥,今晚有你陪我真好,我懂,你是个好男人。」
  由于昨天折腾一大晚,第二天我一觉醒来竟然已是十点多钟。
  按计划老婆这趟假扮女友之旅应该结束然后返程,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正好有宁卉的短信发来,大概一个小时前发的:「老公在干嘛?」
  「刚醒,老婆你在哪?昨晚什么情况?」
  我回了过去。
  「现在在他家,昨晚去了。」
  「去开房了?哇,好棒,快告诉老公爽不爽?」
  「嗯去开房了。但老公让你失望了。」
  「怎么了?难不成事情没办成?」
  「嗯,我们没做。」
  「那你们开房间这么大一晚上去干嘛呢?」
  有这么傻的老婆没得嘛,我有些又好气又笑。
  「嗯,就是跟他亲啊摸啊什么的。」
  「那昨晚最多到哪一步了?」
  「嗯,其实他都亲着我的乳房了,但就是最后我没给他。」
  「那你跟他的鸡巴接触没?」
  「嗯,他拉我的手摸了。」
  「大不大?」
  「大。」
  「呵呵呵,他怎么亲你乳房的?舒不舒服?」
  「跟你一样,嘻嘻,馋得很,亲个没够似的,挺舒服的。我差点都高潮了。」
  「切,都这样了为什么不给他?」
  「不知道为啥我后来突然觉得心神不定的,心慌得很,总觉得差点什么感觉,就没给他,怎么求我我就是不给他。」
  「都羊入虎口了,那小子还会放过你?」
  「就是啊,缠得不行,后来又提了个条件才罢手。」
  「什么条件?」
  「要我以后继续做他女朋友。」
  「你答应了?那昨晚你们怎么睡的?」
  「嗯答应他了,没办法,不然昨晚他就非要来。昨晚我们睡一张床上了,他搂着我睡的,老公你生气了?」
  「没生气,只是这不浪费大好时光嘛?你裸睡的?」
  「嗯,我要穿衣服睡他死皮不让我穿,但穿着小内呢。」
  「那他晚上睡还会老实?」
  「开始他就乱摸啊什么的,后来我告诉他只准搂我睡但不能乱摸更不能乱来,不然我不答应他条件,他后来就老实了。」
  「那你为嘛突然心神不定的?」
  接着宁卉的短信发过来让我的汗都下来了:「我也不知道啊,哼,是不是我不在家你去干什么坏事了?」
  我这才发现我昨晚做了个多么正确的决定,那一脚刹车踩得多么及时——说明我是一多么守夫道爱老婆的男淫。
  我赶紧回过去短信:「天地良心,俺在家一直为老婆守身如玉,谁叫你是州官俺是百姓呢。」
  「嘻嘻,还差不多。哦老公告诉你个事儿,今天可能回不来了,他奶奶非不让走,老人家身体不好,不能刺激她,事情越弄越复杂了,可咋办啊?」
  敢情今儿不回来了,这还没完啊?
  第39章:宁卉的日记
  过了没多久,我听到宁卉跟我说她向公司又请了两天假,我的心情一下子三七开起来。三是三分失落的三,七是七分兴奋的七。
  失落是本来我在精神上与心情上都做好了今晚迎接老婆归来的准备,有一阵没有体会到边听老婆讲述如何淫浪滴在别的男人身下XXOO,然后边在我身下婉转撒娇那种爽入骨髓的鸡动感觉了,现在看来往后几天都会是漫长的煎熬,要撸,也只有自己撸自己的份了。
  兴奋自不必说,昨晚老婆跟曾帅哥房都开了,虽然临到真刀真枪的时候演了一出临阵逃脱,现在却要继续跟她小男朋友呆上几天,我就不相信失身这事跑得了初一,还跑得脱十五。
  我整理了下自己的心情。但我发现还是有种失落一直挥之不去——我知道,那是洛小燕。
  我知道脱了人家小姑娘的衣裳又把人家凉在那儿,对人家该是多打的伤害,我想打个电话去安慰,却始终没有那个勇气。闭上眼,我总是会想起她哀幽得让人心碎的眼神。
  和那真的没穿文胸有着美轮美奂轮廓与线条感十足的胸乳。
  百无聊赖中,我打开电脑,挂上QQ,准备胡乱混些时间,顺便码点字写两篇稿子。
  不一会儿,汤姐的QQ发过来信息:「小南在啊?」
  「呵呵,汤姐你好。」
  「一大早的就上网,宁卉呢?」
  「哦,她父母家里有事,回娘家了。」
  我脑子一个激灵,随口答到。
  「你现在伤好了吧?」
  「早没事儿了。」
  「小南,我摄像头坏了,重新换了个安上,等下我想跟你试试效果。你那里有摄像头吧?」
  「有啊!」
  一会儿跟汤姐的QQ视频连上,视频里出现的场景应该是在她家的卧室,汤姐无比休闲地穿了件黑色的睡衣,看样子也是刚起床,睡衣是深V的,哪都宽松,就是将饱满的胸脯勒得紧绷绷的,乳沟清晰可见,一看就把我怔在那儿,光看那皮肤和丁点不走样的胸型,说汤姐四十多了,汤姐不急我都跟他急。
  「嗯,蛮清楚的,小南好像你没睡好吧?精神看上去不太好。」
  「是吗?可能昨晚写稿子太晚了。」
  其实老子昨晚是在喝酒把妹来着。唉,这绿帽老公当得让我本来一挺诚实的孩子,现在撒起谎来快成家常便饭了,撒得如此娴熟,信手拈来。
  接着跟汤姐开始寒暄唠嗑。
  视频一直连接着,宁煮夫滴溜溜的小眼睛就有一茬没一茬的往人家汤姐那白茫茫的胸脯上瞄。话说昨晚,一具如此娇嫩美艳的身体曾经横亘在我眼前,但为了跟老婆守得一身如玉的贞洁,老子硬生生的逃离了。这下宁煮夫的心灵高尚倒是高尚了,但体内留下的下流的荷尔蒙到现在都没处消化,看到这时候汤姐镜头里真真切切耸立着,半露着的质地丰满的酥胸,我的鸡巴噌的一下就矗立起来。
  接着脑子一股子淫邪的念头蹭蹭的就往上冒,那一刹那,我直接就想把硬邦邦的肉棒往视频中的那对豪迈的肉球般的雪乳中插进去,然后揉搓着乳房就着乳沟深壑将鸡巴一阵狠狠的撸。
  在我想象中的揉搓中,视频中那女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鸡巴被柔软而又坚挺的肉球包裹着的那种曼妙的撸感。
  「宁卉好久没来看王总了。」
  汤姐冷不丁的窜出一句。让我从刚才的念头中醒转过来。
  「哦,是吗,」
  王总,这个名字让我一阵好生心紧,但老婆跟他在一起时候的那种依旧清晰的让人感到无可抑制的刺激与兴奋,让我突然思绪混乱起来,「王总的病好了吗?」
  「手术挺成功的,现在还在医院休养。还得感谢宁卉劝他手术呢。」
  「呵呵,王总这么听宁卉的啊?」
  我突然感到一阵言说不清的心酸——自己的老婆,转眼间已经成了别的男人怀里的宝贝了。
  「是啊,其实,说来最终还得感谢你,没有你,你家宁卉怎么也不会跟我家老王有这个缘分呢。」
  你家宁卉跟我家老王——我听着NND像绕口令来着,但我承认这绕口令其实听着挺让人着迷,这你家我家的四个人,能组合出多少种令人遐想的关系,自家的老婆,人家的情人,人家的老婆……
  操,人家的老婆现在跟我鸡巴毛关系没有。
  「哈哈哈」。我一时语塞,如此在QQ打了一串「哈哈哈」当是傻笑。
  「唉,我说你们男人啊,凡是好上这一口的,我知道那个疯狂劲,能问你个问题吗小南?」
  「嗯,问吧。」
  「你家宁卉跟王总这是你们第一次这样吗?」
  视频里汤姐瞪大眼睛看着我。
  「嗯,第一次。」
  「那我问你,你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吗?我是指结婚后。」
  「没。」
  「呵呵,」
  汤姐在视频对我展开了个妩媚的笑容。「你自己守身如玉,却让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挺高尚的哈,那你究竟是为个什么呢?你不是受虐狂吧?」
  「我也说不清楚,」
  我不知道为什么汤姐突然说到这个话题上来,而且说得如此直率。「一方面,我承认我非常非常爱宁卉,我是想让老婆在别的男人,在像比如王总这样优秀的男人那里得到更多的体验和快乐,毕竟人生苦短嘛,另一方面,可能我吧,真的有那种所谓淫妻情结,我承认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会让我感到无比兴奋和刺激。每次……」
  我一股脑儿的说着,我突然感到汤姐非常让人有一种愿意接近的亲和力。
  「每次什么?是不是每次从王总这里回来,你都要宁卉向你汇报他们怎么做的是吧。」
  「呵呵呵,汤姐怎么知道?」
  「汤姐是过来人啊,有什么不知道的,淫妻的男人都好这口。要是哪天你亲眼看到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的场景,可能你会兴奋到流鼻血吧?」
  「嗯嗯,我做梦都盼着流鼻血的这一天呢。」
  宁煮夫屁颠屁颠的就应和着。
  但我突然觉得我是不是有种上套的感觉。因为我看到视频里汤姐丢了个神秘得难以琢磨的笑容:「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要去医院看王总了。问宁卉妹妹好,我真的好喜欢她的。」
  然后我们互致88,视频关闭。
  好一会儿,我一直都在琢磨着汤姐那个让人看不明白的笑容。
  也没琢磨出啥结果来,我继续胡乱的在键盘上敲着半天没写几个字的稿子。
  「铛铛铛!」
  QQ提示有网友上线了。我下意识的打开一看,我日,曾眉媚!
  哈哈哈,这下热闹了!
  这小妮子不是跟我说跟宁卉一起出去旅游了嘛,合着挺义气帮闺蜜欺骗老公哈,这下被我逮着了,老子得好生逗哈她。
  「哇,曾大侠啊,大清八早上QQ赶场啊?」
  「唉,跟赶场差不多,收菜来着,还睡过头了呢,菜都被人家偷光了。」
  这个信息表明曾眉媚在家!
  狗日的曾眉媚,老子到要看哈等下你要咋个自圆其说,要是今天这场面你都把它圆过去了,老子请你吃八回大闸蟹。
  「哟,在家呢?」
  「嗯嗯,不在家在哪里嘛?俺是宅女得嘛。」
  宅女个铲铲,老子还不知道你,在别个男人床上的时候比在自家床上都多吧。
  「哦,真在家啊?那我老婆呢?」
  接着曾眉媚的QQ半天没动静,这小妮子八成知道出事了。
  果不其然,一会QQ显示她下线了。
  我日,想逃?门都没有!
  老子不依不饶,拿起手机一通电话打过去:「咋了,想逃啊?我老婆呢?去哪了?」
  「咯咯咯,」
  曾眉媚竟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你别急嘛。没事哈。」
  「没事你逃啥啊?」
  「嘻嘻嘻,好好我不逃了不逃了。我重新上Q不行嘛。」
  曾眉媚依旧跟我嬉皮笑脸的。
  一会儿曾眉媚的Q重新上线。我挂了电话,心里直乐。这作弄起人来原来他妈的这么爽。
  「我老婆在哪里?」
  我继续追问。
  「我有事先回来了,她还在玩啊。」
  「放屁,你就老实交代吧,把我老婆拐哪去了?不然老子要报警了。现在到处都在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哈!」
  曾眉媚Q上发过来一个伸舌头的表情,这让我顷刻想到曾眉媚吃大闸蟹舌头沿着唇边舔弄着蟹汁的状态,那表情魅惑无边。「谁敢拐卖你老婆哟?」
  这个联想让老子十分佩服宁煮夫的意淫能力。
  「快交代!」
  我还没完。
  「好了好了,我不装了,你也不要装了。」
  「我装什么?」
  「你说你装什么?你不要给我说你不知道你老婆去哪了,去干什么去了哈?」
  我日,这小妮子原来反倒将起我的军来了,神马情况?曾眉媚怎么知道………难不成……
  我日,乱了乱了……
  「宁煮夫童鞋,你也不要诧异了,你那点见不得的人的嗜好我也知道了,你老婆都给我如实说了。」
  我打了个流汗的表情过去。说实话,我没想到女人之间也会拿这来说事。
  「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你一点不憋屈,相反觉得你挺爷们的,找你这样的男人做老公,真是我们女人的福气。你也知道,原来我对你跟宁卉在一起是有意见的,现在嘛,作为女人的角度,我觉得宁卉真幸运。」
  我思维一阵短暂的「秀到」和震惊过后,曾眉媚这番话让我突然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有了一种别样的认识和感觉。
  「我日,宁卉还真告诉你了?都告诉你什么了」「嗯,我骗你干嘛,不然我哪敢怂恿她去啊?你现在知道什么叫闺蜜了吧。」
  「原来你们俩合计好的哈。」
  「唉,你别冤枉你老婆,其实没有你的允许,借宁卉十个胆子她也不会在外面偷情的,说穿了,还不是你怂恿的。你说这老公教诲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哈,宁卉,你不知道多纯洁的一个女人。」
  「你是说我老婆现在就不纯洁了?」
  老子听曾眉媚这么说不乐意了。
  「哎哎,我不是那意思,真不是,你明白我本来想说什么,我是说本来宁卉原来尽管有些楞,会时常干出些惊掉你下巴的事来,但这方面的观念还是挺保守的,没想到跟了你个老流氓后竟然……哈哈哈哈,你别误会南老师,我其实挺佩服你的,一个男人能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做到这样,真的挺不容易,相信我的话是由衷的。我承认听到宁卉这么说后,我改变了对你的看法。」
  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没心没肺的曾眉媚其实也蛮有思维能力的,不像只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好吧,我承认,我也有些改变了对曾大侠的看法。
  「哦,正好,今天宁卉该回来了吧?我还正准备给宁卉打个电话问问呢,他们现在到哪一步了?」
  曾眉媚接着问我。
  于是我把这两天宁卉在那边的情况跟曾眉媚大致介绍了下。
  「你是说昨晚他们开房了却……什么也没做?」
  「是的。」
  「呵呵呵,这不奇怪,宁卉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跟男人开房然后什么也没做。」
  「什么?」
  我听到这话鼻血都差点喷出来。
  「呵呵,你忘了我告诉过你啊,大学的时候她跟一个老美一块出去旅游住一个房间的事?」
  「哦哦,是滴你告诉过我,那个老美是个GAY是吧。」
  「反正宁卉净干些你想不到的事儿出来,等下我打个电话给她。这会儿,闺蜜可能就比你这个老公管用了。」
  曾眉媚的Q终于消停了阵,八成打电话给宁卉去了。我不知道宁卉有这么个闺蜜是好事还是坏事,教唆给自己的老公戴绿帽子不算,还附带着拉皮条。
  这神马世道。
  一会儿,曾眉媚的Q又过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宁卉还要呆两天呢?我刚才给宁卉打了电话了,放心吧,你老婆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一个女人嘛,矜持点总是应该的。不过我会叫我弟加油的。」
  我承认这段话你要是没个上下文的联系,你把它看懂了我喊你大爷,那意思是我让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上这事就包在她身上了,连我听着都乱七八糟的。
  「是不是我还得感谢你呵?」
  老子其实是没好气的说的,没想到曾眉媚赶紧回过来:「好啊好啊,反正你老婆也不在家,晚上请我吃饭!」
  得,撞枪口上了。
  请就请呗,正好老子也无聊。于是请示老婆晚上要请曾大侠吃饭。
  宁卉短信很快回来,「好啊老公,我知道她一直就憋着要敲你一杠的。」
  好不容易混到夜幕降临。
  还是到了曾眉媚最爱的那家天天海鲜城。我似乎听到过一种说法,喜欢吃海鲜的女人一般都性欲强烈,对性事有一种天生的迷恋。至少,这在曾眉媚这小妮子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我听过宁卉摆过她的一些绯闻情事,我也知道这妮子跟我兄弟伙皮实也有过一腿。
  曾眉媚这样的尤物是怎样炼成的,这个问题在今晚不期而遇的这顿饭局中让我突然兴趣顿生。女人其实对打扮都有天生的才能,不知道啥时候这世界开始流行了深V,昨晚看到洛小燕的,早上看见汤姐的,今晚,我看见了曾眉媚的。
  然后在脑海里比较这美不胜收的各种深V美景真是世间一大乐事。
  曾眉媚属于那种特敢穿的女人,在当下末春初夏的时节,就敢穿一身看上去挺清凉的装束出门,酥胸半露的吊带上面披了件坎肩,适当的收腰凸显倒是一身的丰韵。
  活脱脱一付勾引人的扮相。
  跟洛小燕不同,洛小燕是那种感觉她一直是忘内里在收,收到内心后才散发出来的那种带着灵魂的性感,像一株幽暗芬芳的兰花。曾眉媚却是一种使劲往外露出的妖娆,像一枚逐光的向日葵,浑身散发出热烈的光环。
  今晚,我再次看到了曾眉媚用魅惑的舌尖沿着唇边舔弄蟹汁的那标志性的动作,曾眉媚在夸张的用舌尖裹挟唇沿,其实裹挟的是我自昨晚洛小燕那里就聚集起来的到现在也无处伸扬的荷尔蒙。
  突然桌下有那么一段莹莹清凉的小腿不知怎么就撩到了我小腿上来——曾眉媚的,这小妮子是要干嘛?
  这娘们是犯花痴还是咋的,你不知道朋友夫不可污啊?
  曾眉媚蹭到我的腿上的一截小腿是裸露的,她没有马上离开——问题是,宁煮夫也没立马弹开自己的臭脚,桌下的春光便这样开始演绎着:曾眉媚的腿是一点一点往我的裤边上蹭,直到将我的裤脚蹭翻,那截细腻滑嫩的皮肤直接就贴弄到我的充满体毛的腿上来。
  我感到一阵炫晕的触感,但下意识的将腿弹开,曾眉媚就毫不犹豫的将腿贴过来。我又弹开,又被贴上来。
  这桌下两只性别特征分明的腿就这样暧昧的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桌上曾眉媚不停的对我抛着媚眼,以及舌尖时不时继续着舔弄唇沿的动作,蟹汁被舔干净了,又NND换成果汁舔。
  由于曾眉媚的身体一直在不停的扭动着,这让曾眉媚的胸脯呈现出来了迷人的动感,两只雪球呼之欲出。
  我惦记着桌下那只腿,太他妈撩人了,像蚊子一样挠得我的皮肤跟心神一样不断痒痒,老子生怕曾大侠一腿子就撩到我裆下来——那里我的鸡巴一直可耻滴硬着。
  今晚跟曾眉媚的饭局是一场动作戏,对话很少,一切都在无尽的眼神博弈中。
  我不知道随着夜晚的深入,这场戏要如何展开和收场……
  我承认我当时有些下流的,无耻的用享受的态度来对待了这一场暧昧带来的短暂的令人迷乱的快乐。
  曾眉媚的腿终究没有伸到我的裆下来。
  闺蜜,多么魅惑的字眼。老婆有个像曾眉媚般诱惑死人不偿命的闺蜜,也只有宁煮夫的这样的男淫才能抵挡不犯错误。
  咱这意志力可不是吹的,昨晚在洛小燕那里已经接受过考验了。
  我最终用坚强的意志力伸手下去将自己的裤边卷下来归复原位。然后结完帐,很优雅的示意眼前这位狐狸般妖媚的女人「It』stimetogo」了。
  今天我们都没开车出来,出于起码的礼貌,我坐出租送曾眉媚回家。尽管今天喝酒不多,但曾眉媚的脸蛋也喝得脸色酡红,煞是迷人,整个路程跟昨晚与洛小燕一样,曾眉媚一直有意无意的往我身上挤靠,区别在于,人家洛小燕是真喝醉了,属于真情流露,这曾大侠明显有故意之嫌。
  区别还在于,洛小燕是骨感,曾眉媚是肉感。
  要说我一点没受诱惑那他妈才叫装。我承认,等到了曾眉媚家下了车,曾眉媚媚着那双足够杀死人的狐眼问我要不要上去坐坐时,我是用了足足半分钟才摇了摇头,坚定说了句不用了。
  我该回家了。
  曾眉媚最后留给我了个跟今儿上午汤姐一样不可琢磨的笑容,然后依旧的走路一步三摇转身而去。
  回到家,我第一件事是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我实在没办法消弭体内日渐旺盛的荷尔蒙,和兀直硬挺的鸡巴。只好采取这种刚烈的方式平和体内的躁动。
  我记不清上次洗冷水澡是什么时候了。
  接着我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跟宁卉发了个短信,「老婆在哪?在做什么?」
  一会儿有短信回过来,我打开一看,居然是曾眉媚的:「告诉你个事实,我要是勾引男人,还从来没有失手过,今天你是第一个。冲这点,你真爷们。你这个兄弟伙我认了。宁卉找到你,我真心替她高兴。」
  我日,看着这个短信我立马汗就下来了,敢情今晚这一出是考验我来着?这女人他妈也太阴险了。
  亏得好老子定力非凡,爱老婆那是真爱,都不叫守身如玉,叫守身如金了。
  江湖险恶。
  宁卉的短信才接踵而至:「老公啊,我都要睡了呢。今天啥也没做,就呆在家里,一点都不好玩。我想回来了!」
  「那里现在在哪儿?不会躺在他怀里给我发的短信吧?」
  「去你的,我睡在房间里,他还是睡外面沙发啊。」
  「那你们怎么不睡在一起?」
  「你疯了啊?他爸妈知道我是装的,他进来跟我睡成啥了?」
  「呵呵,这不又浪费一天时间啊?今天你们就没单独在一起?」
  「是啊,老太太今天哪也不让我们去,一天都呆在家里,就吃饭完了出去散了会步。」
  「那你们不是一点亲热的机会也没有?」
  「嗯,散步的时候,就让他拉下我的手。还有刚才……」
  「刚才怎么了?做了?」
  「做你个头啊,就是睡前他进来房间吻了我。」
  「啊?深吻浅吻?不会就是一goodnight吻吧?」
  「他要深吻我不给,反正也不浅吧,给他吸着舌头了。老公啊,烦死了,我想回来了,我想你!」
  「你不是才又请了两天假了嘛?」
  「是啊,看着老太太蛮可怜的,非不让我们走呗。唉气死了,今天吃饭的时候,一个劲的问我们啥时候结婚,那架势要明天办了她才心安似的。」
  「哈哈哈,好啊老婆,你要是娶个小的,我这做大的没意见。」
  「去你的!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人家都烦死了。」
  「别烦了老婆,你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怎么跟曾眉媚说话一个味?哦,今天曾眉媚打电话给我说了在Q上遇到了你,说跟你招了是吧。」
  「嗯嗯,刚才我才跟她吃饭回来了。」
  「今天你给她施了啥魔法呢,她刚刚发短信来一个劲的夸你。」
  「呵呵呵,人格魅力,人格魅力。」
  我暗暗的庆幸在美色面前今天做出了跟昨晚一样的选择。
  「你就美吧你。老公,我想你了,现在,我好想要你!」
  「我也想要你老婆,好想好想。」
  我的手发完短信不由自主的按抚这又开始挺立起来的鸡巴。
  「那来吧,老公,我想要你来操我。来啊老公,我下面湿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外面就有个帅哥,叫他进来吧好吗?老公在旁边看着他操你。」
  「啊啊,你坏啊老公,我就想要你要你!」
  「不行,现在你必须得让他来操你,让你的小男朋友来操你!我好想看着他操你……」
  发过去这个短信的时候,那边长久没有信息回过来。
  我赶紧用手机打过去,只听见手机里宁卉正发出莺莺呜呜低沉的似乎有意在压抑着的呻吟,我霎时明白了发生着什么,我抚弄着自己鸡巴的手迅速开始运动着。
  俗称撸着……
  我不敢肯定宁卉是不是也达到了高潮,我只是在听到她一声绵绵的长叹后,我自昨天积压起来的所有荷尔蒙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铁硬般的下体如礼花般在空中爆发,飙飞的精液如同濡湿的花瓣在空中一瓣一瓣的散落开来,伴随着自己一遍一遍不停呼喊「老婆,我爱你!」……
  然后自己竟一口噙到了一滴从眼里流出来的咸湿的泪水。
  第二天是星期一,这一大早的我还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宁卉给我打了个电话来:「老公,给我办件急事。我们办公室的小李马上需要一个文件,在家里我那台手提电脑里,你帮我马上传给她一下。」
  「怎么传啊?」
  「用QQ啊。」
  「那你QQ密码是多少?我QQ没有加小李的啦。」
  只见宁卉顿了顿,告诉了我密码。
  按照宁卉的指示我顺利找到了上手提上存放的文件然后穿给了小李。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到老婆的QQ上来。老婆的Q只是很低调的取了个自己的英文名字,Michel。上面的Q友大多是她的同学同事什么的。
  这台手提平时宁卉在用,我基本没打开,也没想到要来打开过。正好这个机会打开了我便下意识的在几个硬盘里来回逛着,我不知道我想要探索什么,只是好比突然闯入到我老婆的一个私人空间,这种下意识的探索让我有些情不自禁的兴奋。
  突然,我发现了应该是宁卉比较私密一些的文件夹,上面标着Michel的名字,在某个硬盘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我打开一看,有几部下载的电影,一些英文学习资料和业务档案,而有个名字叫做日记的WORD文档映入我的眼帘……
  我打开一看,果真是每篇抬头为X年X月的日记体……
  「X年X月今天,我终于披上了婚纱……」
  第38章:洛小燕真的没穿文胸
  不知道这算不算心灵感应,似乎每次我这边来状况的时候,洛小燕总是会翩然而至——话说自《还珠格格》诞生以来,我就对那个以嘴大出名但却说话儿都吐词不清的赵姓女演员演的那只成天装扮成特天真模样的燕子没得神马好印象得。
  但,现在这只老被我老婆说成是我的燕子的燕子,彻底改变我对燕子的印象。
  戈培尔说谎言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老婆老这样说,在宁煮夫的所谓潜意识里,就有点真把她当成自己的燕子的意思了。
  这种感觉自上次醉卧人家闺房后得到进一步的确认——我记得我在梦里醉吻金镶玉,醒来洛小燕为我拭去嘴边唇印时那一汪深情却又哀幽的眼神,我承认当时我几乎不敢碰触那个眼神,如此让人揪心。
  我怔怔地看着洛小燕的短信:可不可以陪陪我——陪,听上去多么温暖的字眼,一般一个女娃儿用「陪」来表达跟你的互动关系了,说明在别个的心房里已经为你打开了一户温暖的窗门。
  我心头一热。
  但不容我间或的细想,宁卉的短信接踵而至:「老公,这样不好吧?」
  「没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只有快乐与不快乐的区别,老公永远支持你。」
  写完这个充满哲理的短信正准备发出,狗日的宁煮夫却又十分淫邪的加上了一句:「你们做的时候最好像上次一样给老公录点音,能照点片片录个像啥的,跪求!」
  然后这个短信带着宁煮夫无限的遐想和期待飞向了千里之外的北方。
  去,还是不去?
  接下来我必须思考这个问题。
  我突然想到那一次掷硬币决定去不去赶赴洛小燕之约的事儿,我有点鄙视宁煮夫那点搬不上台面的小计谋,明明自己想去就想去嘛还假装掷撒子硬币——姓宁的,你是男淫,装什么逼。
  为了不装逼,这一次我决定不掷硬币了。尽管我不知道此去,没有老婆只有燕子在身边的夜晚,会意味着什么。
  况且,当两种可能性下女人会喝酒,一种是她真的想喝,一种是她不想喝。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呢,这让我突然感到心里有一点点沉。
  赶到酒吧的时候,洛小燕已经独斟了半瓶洋酒。我瞧了瞧了酒瓶——我靠,威士忌。烈酒啊,相当于咱们的老白干。
  看到我来了,洛小燕堪堪一笑:「南……南哥,你来了,不好意思,周末也来打扰你,嫂子她在吧……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呵呵,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一大男人去哪儿还用得着老婆打批条嘛。」
  你就吹嘛宁煮夫,要是今晚老婆在家,借你八个胆子你都不敢来。
  「我知道这样让你出来不好……可是……」
  洛小燕叫服务员又拿来一只空杯子,然后倒上酒。那骨节完美的手拿着酒瓶真漂亮。
  真……性感。
  「没事,她又出差了。」
  我装得很漫不经心的说到。
  我看到洛小燕倒酒的手微微一抖。
  「嫂子他们公司的领导怎么这么没人性呵,周末都不兴让人休息!」
  「呵呵呵,她工作忙。」
  我继续挺装的淡然一笑。天真的燕子妹妹,人性有木有我不知道,但人家现在跟帅哥在一起,说不定已经……淫性那是大大滴有来着!我看到洛小燕说这话时真诚善良的表情有点于心不忍,连忙支开话题:「今儿咋了?怎么想到一个人喝闷酒?」
  「……」
  洛小燕嘴唇蠕动了一下,然后端起酒杯,「来,南哥,没什么事儿,我今儿就是想喝。」
  洛小燕找的是一处偏僻的座位,酒吧微弱的灯光打过来,平素洛小燕那张精致的脸蛋被隐藏去了轮廓,留下了摇曳朦胧的美感。
  但我心头一紧,听洛小燕端着酒杯说话一付把酒直接当成矿泉水的架势,我已经百分之百的肯定今儿洛小燕喝酒是属于后一种情况,其实她并不想喝,洛小燕同学这是在借酒浇愁。
  「小燕……你没什么吧?」
  我关切的问到,突然肩膀上感到有些沉甸甸起来——原来把个妹还可以把出这样崇高的责任感——其实我明白是面前这位女孩已经让我没法蛋定,人家一点喜怒哀乐在我这心里已经能搅起一阵阵涟漪。我当初是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花丛中一眼看出了洛小燕那种别样脱俗的美来,我承认,这种美让我有一种欲说不能的心动——这种心动一直搁放在我心里边一个没有灰尘的角落,我不敢承认,因为我不忍碰触。
  因为一碰触就会激起灰尘。
  「没……没事,」
  洛小燕仰起脖子将半杯酒一饮而尽。
  妹纸,酒不是这么喝滴。
  我赶紧拉着洛小燕的手:「小燕,别这么喝,会喝坏身体的,有什么事跟我说好吗?」
  「别管我,南哥,你也喝啊,我要你陪我喝!」
  洛小燕又给自己倒上了酒然后逼着要跟我碰杯,那意思是我不喝不行了。
  我执拗不过,抬起酒杯泯了一口。
  「不行南哥,干!」
  洛小燕没等我反应过来,脖子又一仰,倒的半杯酒又没了。洛小燕一扬的时候脖子的线条又长又美。迎着微弱的灯光就反射出一块麦色的光亮。
  外国老白干这么个喝法,我感到事态严重了。我思忖着如何让小燕妹妹不这么把威士忌当矿泉水喝。
  「好好好,我干,」
  我端着酒杯,一脸忒严肃的说到:「但你答应我,不这样把威士忌当矿泉水喝好吗?咱慢慢饮。」
  「嗯,」
  洛小燕嘴角扬了扬,欲笑还止,看得出来连着两杯烈酒下肚所起的强烈反应让她十分难受,眼里都快呛出泪水,「好的,南哥,今天你能来,我……好高兴。」
  我见识过洛小燕深不可测的酒量,估计两个宁煮夫都不是人家的菜,上次是她劝我别喝多了,今天调了个头,一会儿先前那瓶威士忌见了底,洛小燕坚定的要了另外一瓶,我怎么也劝不了,平时那个在我面前温淑如同小鸟般听话的小燕子原来也是这般豪爽侠情,让我不停的琢磨着这酒量到底是咋练出来的。
  接下来我说了很多搜肠刮肚想得到的段子,拼命使出逗笑的能事,愣是没让洛小燕笑出来,反倒看到洛小燕眼里不时闪着泪花。我当然不相信那完全是外国老白干给呛出来。
  只是在我的监督下,后面洛小燕没那么一杯一杯端着喝了。
  让人叹为观止的是,纵使如此心情糟糕,洛小燕仍然坐姿挺拔,表现了一个顶级模特的良好职业素养。这让我正常向的平视过去,一眼瞥见的仍然是让我无数次心衿摇动的胸峰。
  今天严肃凝重的气氛让我没敢太放肆去探求那里是否依然穿,还是没穿文胸。
  一个稍有姿色的女人不穿文胸就够魅惑了,一个像洛小燕这样的女人长期不穿文胸……我身体一颤,依旧忍不住被这个念想激荡。
  我日你宁煮夫,这个时候还想到这个——我觉得你真他妈是一个可耻的下流胚子。
  洛小燕依然没告诉我她今儿到底是咋了,依然说没事,然后不停的频频举杯,有时候根本不管我喝酒的节奏与频率——我第一次看人喝外国老白干喝成这个架势。
  洛小燕要喊第三瓶酒的时候,我果断加以了制止,我说要是再这么喝,下次我就不再奉陪了。
  这一招果真见效,洛小燕听了话没有再喊酒,只是用酒精或者对宁煮夫内心早已升腾起来的柔情催化下变得迷离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会——突然身子一斜的,头如同慢动作般的滑落到桌子上,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洛小燕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两个钟头过后。是躺在我上次躺在的她公寓的沙发上。我承认我好久没干这种体力活了,把一个个头比我还高的,用外国老白干当矿泉水把自己喝醉了的人弄回家是一种怎样的大无畏精神。
  只是——这次我才算真切的感受到了洛小燕身上那种令人迷醉的气息。跟上次不同,上次我基本上不省人事,但这次送洛小燕回家的时候是人家将整个柔软如泥的身子瘫在我身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故意耍流氓——上次我承认我有点故意借酒卖疯,但这次真没有——虽然我承认我不得已搂了洛小燕曼妙的腰身以及其他部位,特别是,坐在出租车上,我用的我的触觉而不是视觉,证实了洛小燕今晚仍然没穿文胸。
  当她的胸部紧紧的贴着我的时候,我没感到通常那种内层织物才有隔膜感。
  那种结实圆挺的温润感直接就传递到了我的胸膛。
  我的心儿一直随着那妙可言的感觉起伏着。
  我无从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出租车二十多分钟的车程中,洛小燕的一只手一直跟我的十指相扣……
  「我……怎么回来的。」
  洛小燕醒来的第一句话。
  「你自己走回来到。」
  我笑了笑,递了杯热开水过去。
  「南哥,对不起。今天我……太失态了。」
  洛小燕看来是真酒醒了,「给你添麻烦了。」
  「跟我还客气。」
  我今天才第一次在如此明亮的灯光下看清楚了洛小燕的脸——今夜没施一点粉黛的裸装在外国老白干的折腾下反倒透露出一种令人心碎与美丽的哀荣,那种堪怜欲让你靠近,但跟身体一样明洁的线条又是如此朗朗清纯,如此让人不可有亵念。
  「很晚了是吧。」
  洛小燕喝了口水,嘴角再次微微一扬,做出一副很无奈的笑容。
  「也不早了。」
  我终于看到洛小燕胸前,脱掉外套只剩贴身紧身衫上印出的两个尖尖的凸起——哦买噶,赶紧走路吧,宁煮夫,再呆会要犯错误滴——NND刚才在出租车上老子就已经想把手往里面伸进去了。
  对不起,我是男淫,我不装逼。谁他妈受得了这个诱惑哦。
  我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花板试图稳定下自己的情绪,让后长叹一声——那两朵该有多么美丽的花蕾,还是让别人来摘吧——我是有老婆的男淫,「看来你应该酒醒了吧,我该回家了,是很晚了。」
  我承认我说这话带着无比的牵挂里边,有那两朵再次证实了未戴文胸的花蕾,也牵挂着洛小燕今晚极其反常的情绪。
  但毕竟孤男寡女的呆在人家一未婚女青年的房间里也不是个事,老子基本的做人道德还是有滴。洛小燕是肯定遇着什么挺不顺心的事儿了,今天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赶哪天她心情好点再问吧。
  于是我挪动沉重的脚步,意欲离开。
  「南哥……」
  洛小燕从沙发上欠起身子,幽幽的看着我,似乎哀求着什么,那眼神像飘零的水中花让人心碎,「今晚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我以为我听错了,听成了外面在打雷,因为我听到这话如同五雷轰顶。
  我抽动自己的身子,试图证明我听到的是真实的,但我发现我的手已经握在洛小燕的手里,我感到有一种细腻而又绵致的柔情在手指间的绞合中传递着。
  一秒,两秒……我已经失去任何空间与时间的感受。
  我只是感到我如此荒唐,我满脑子都是没穿文胸的胸脯,人家女孩子却对这样一个流氓奉送着温柔似水的深情。
  宁煮夫,这让你情何以堪?
  这次,不再是梦里,不再是漫天飞沙的荒漠寻找龙门客栈和金镶玉的路上。
  我终于回过神来,原来梦里追寻的金镶玉就在眼前——我用力拉起洛小燕,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说不清是感动,是欲念,还是那第一眼就有了的心动是否一直欠着一个交代而必须在今天奉还。
  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抱起身高高出我一截的洛小燕就朝卧室而去。
  然后我的嘴朝洛小燕的嘴唇紧紧贴上去——在四唇相交的一刹那,我感觉到满口如同久经渴旱才有的甘饴,跟梦里一摸一样,只是多了点外国老白干的味道。
  我发现自己心里并不坦然,但这一吻却让我如此激动,以致我听得到我心脏如同打鼓的咚咚声——洛小燕的胸脯也剧烈的起伏着,那里传达出来跳动的节奏跟自己一样的剧烈。
  我体会得到洛小燕伴随着坚强的渴望回吻着我,其实洛小燕的吻并不熟练,刚开始竟然不知道如何安抚我伸进去她口腔的舌头,但我感到她的每一次略显慌乱的吮咂和咬合都体会出来自心里最深处的情感。
  我轻轻将这一具骨骼和肉体完美结合着,充满青春逼人气息的身体放在床上,跟洛小刚才如胶如漆咬合在一起的嘴唇才得以松开,刚才那一足足持续了数分钟的激情之吻让我满身感怀,嘴里回味的是一个美丽女子甜甜津液的甘露和依旧浓烈的外国老白干的味道。洛小燕声轻气细的喘息着,刚才闭着的双眼才在这一小憩中慢慢睁开,这时候洛小燕的眼神如同汪洋中的一叶扁舟找到了一个可以靠岸的海岛,哪怕,我们彼此心里都清楚,这一靠哪怕仅仅是天上人间的一瞬。
  正是这感觉这种拥有也许只有一瞬间的真实,才让我们彼此的身体紧紧的抵靠在一起。
  「南哥……南哥……」
  洛小燕在我身下轻轻呼唤着我的名字。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脖子,生怕这一刻我如同泥鳅般会从她的怀中滑落,恨不能我全身的重量都落在自己身上。
  突然,我看到两行泪水从洛小燕眼角顺着脸庞滑落出来,这让我充满满心的爱怜,我嘴唇贴了上去,在她的眼角舔弄着,「别哭,别哭……小燕别哭。」
  「南哥……南哥……对不起,我是不是做得不对?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洛小燕许是被我温柔的舔弄感动,「可是我喜欢你!我喜欢!」
  洛小燕温柔的言语在我耳边回响,在这一刻让我溢出满心的幸福感,我不胜唏嘘,宁煮夫你小子何德何能,能让这样一个同样美丽如天使般的女孩许下芳心,我突然感到上苍对自己是如此厚爱,尽管我觉得这份厚爱来得如此沉重,让我注定无法承受。
  洛小燕一边流着泪,一边继续吻着我,这次她懂得了将舌头伸进我的口腔,让我细细的吮咂着,我感觉我吮吸她舌头的时候她身体不停在抽泣抖动。我感到身前依旧被两团圆巧结实的胸乳紧紧相贴,我甚至感到乳尖的挺立,这让我全身兴奋到颤抖。
  我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狂飙的荷尔蒙,我眼睛一闭,我以为这样我就可以自欺欺人的以为我可以为不为接下来做的流氓举动负责了——我双手扯拉着洛小燕薄薄的紧身衣衫的衣角,洛小燕感觉要发生什么,没有阻止我,嘴里依旧喃喃呼唤着我:「南哥……」
  我的手终于将衣角向上卷去……
  洛小燕的上身的肌肤一寸一寸的展露出来,从下往上,小麦色衬底泛着白色的光亮,皮肤莹洁如缎,肚脐诱人的圆点可爱得让人心荡,再往上……翻起的衣角已经从里面显露出半边耸立的乳房。
  我屏着气,几乎听得见自己血管里沸腾的血液……
  当洛小燕的双乳直接从剥去的衣衫蹦出来时,当那一对多次在我眼前隔着薄纱傲然娉婷的花蕾真真切切跃入我的眼帘时,我内心多少感到了一种不真实的激越,这种不真实来自于它们过于完美的造型,纵使洛小燕平躺在床,它们仍然如同两座小巧的山峰静溢的突立在胸前不损一丝毫的俊阔,两粒花蕾竞相挺拔,鲜嫩娇艳,芬芳欲滴,已然如同洛小燕看上去秀朗精致的脸庞,诱你靠近,又不忍亵玩。
  那种完美突然让你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隔着衣衫的时候我满脑尽是淫邪的念想,当这一对花蕾真的在眼前绽放开来,这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双眼濡湿,内心充满基督般的圣洁感。
  洛小燕下意识的将双手抚挡在胸前,双眼微闭,捧着双乳如同即将奉献一个女人最瑰丽的珍宝。
  我的手垂落下去,抚弄着洛小燕遮盖在自己乳房上纤细的手指上,我准备一根一根将手指搬落开来,我此时需要的是那一对完美的乳房一握在手,盈盈满掌的感觉。
  在我的手指几乎触及到洛小燕乳房上的一刹那,在我准备移开她的手指然后俯下身将自己的唇舌裹挟在那一对娇艳欲滴的花蕾的那一刹那。
  一个声音在突然我耳边回响起来……
  表喷我,事情就是如此——好多电影都是这么演滴。
  那个回响在自己耳边的声音是俺老婆宁卉的:「你要是再要跟那只燕子啥的,我跟你没完!」
  然后,我不由得想到了宁公馆约法三章,我规定老婆与别的男人约会必须给我汇报……那我今天算神马?
  突然,我感到眼前伸手可及的一切虽然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
  我感到当我已经满身满心的激情徜徉到无可抑制的顶峰,却发现他们原来根本无处可去。
  对不起,小燕。
  我知道我接下来必须要做的对洛小燕将会是多么大的伤害。
  还在闭着眼睛等我俯身而下,还在准备为我奉献的一切的这么美如天使般的女孩今夜不可能再等来我的温柔……虽然我用了近乎一晚的时间,我依然无从知道洛小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刻献身于我。
  当我把衣衫覆盖在洛小燕裸露的胸脯上起身离去时,我看到洛小燕的眼睛已经被一汪清泉浸湿。
  但她在笑,那一笑无比恸容,凄美……
  离开洛小燕公寓,我忍不住也泪水长流,默默的发出了一个短信:「对不起,小燕……」
  一会儿,洛小燕的短信回过来:「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你南哥,今晚有你陪我真好,我懂,你是个好男人。」
  由于昨天折腾一大晚,第二天我一觉醒来竟然已是十点多钟。
  按计划老婆这趟假扮女友之旅应该结束然后返程,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正好有宁卉的短信发来,大概一个小时前发的:「老公在干嘛?」
  「刚醒,老婆你在哪?昨晚什么情况?」
  我回了过去。
  「现在在他家,昨晚去了。」
  「去开房了?哇,好棒,快告诉老公爽不爽?」
  「嗯去开房了。但老公让你失望了。」
  「怎么了?难不成事情没办成?」
  「嗯,我们没做。」
  「那你们开房间这么大一晚上去干嘛呢?」
  有这么傻的老婆没得嘛,我有些又好气又笑。
  「嗯,就是跟他亲啊摸啊什么的。」
  「那昨晚最多到哪一步了?」
  「嗯,其实他都亲着我的乳房了,但就是最后我没给他。」
  「那你跟他的鸡巴接触没?」
  「嗯,他拉我的手摸了。」
  「大不大?」
  「大。」
  「呵呵呵,他怎么亲你乳房的?舒不舒服?」
  「跟你一样,嘻嘻,馋得很,亲个没够似的,挺舒服的。我差点都高潮了。」
  「切,都这样了为什么不给他?」
  「不知道为啥我后来突然觉得心神不定的,心慌得很,总觉得差点什么感觉,就没给他,怎么求我我就是不给他。」
  「都羊入虎口了,那小子还会放过你?」
  「就是啊,缠得不行,后来又提了个条件才罢手。」
  「什么条件?」
  「要我以后继续做他女朋友。」
  「你答应了?那昨晚你们怎么睡的?」
  「嗯答应他了,没办法,不然昨晚他就非要来。昨晚我们睡一张床上了,他搂着我睡的,老公你生气了?」
  「没生气,只是这不浪费大好时光嘛?你裸睡的?」
  「嗯,我要穿衣服睡他死皮不让我穿,但穿着小内呢。」
  「那他晚上睡还会老实?」
  「开始他就乱摸啊什么的,后来我告诉他只准搂我睡但不能乱摸更不能乱来,不然我不答应他条件,他后来就老实了。」
  「那你为嘛突然心神不定的?」
  接着宁卉的短信发过来让我的汗都下来了:「我也不知道啊,哼,是不是我不在家你去干什么坏事了?」
  我这才发现我昨晚做了个多么正确的决定,那一脚刹车踩得多么及时——说明我是一多么守夫道爱老婆的男淫。
  我赶紧回过去短信:「天地良心,俺在家一直为老婆守身如玉,谁叫你是州官俺是百姓呢。」
  「嘻嘻,还差不多。哦老公告诉你个事儿,今天可能回不来了,他奶奶非不让走,老人家身体不好,不能刺激她,事情越弄越复杂了,可咋办啊?」
  敢情今儿不回来了,这还没完啊?
  第39章:宁卉的日记
  过了没多久,我听到宁卉跟我说她向公司又请了两天假,我的心情一下子三七开起来。三是三分失落的三,七是七分兴奋的七。
  失落是本来我在精神上与心情上都做好了今晚迎接老婆归来的准备,有一阵没有体会到边听老婆讲述如何淫浪滴在别的男人身下XXOO,然后边在我身下婉转撒娇那种爽入骨髓的鸡动感觉了,现在看来往后几天都会是漫长的煎熬,要撸,也只有自己撸自己的份了。
  兴奋自不必说,昨晚老婆跟曾帅哥房都开了,虽然临到真刀真枪的时候演了一出临阵逃脱,现在却要继续跟她小男朋友呆上几天,我就不相信失身这事跑得了初一,还跑得脱十五。
  我整理了下自己的心情。但我发现还是有种失落一直挥之不去——我知道,那是洛小燕。
  我知道脱了人家小姑娘的衣裳又把人家凉在那儿,对人家该是多打的伤害,我想打个电话去安慰,却始终没有那个勇气。闭上眼,我总是会想起她哀幽得让人心碎的眼神。
  和那真的没穿文胸有着美轮美奂轮廓与线条感十足的胸乳。
  百无聊赖中,我打开电脑,挂上QQ,准备胡乱混些时间,顺便码点字写两篇稿子。
  不一会儿,汤姐的QQ发过来信息:「小南在啊?」
  「呵呵,汤姐你好。」
  「一大早的就上网,宁卉呢?」
  「哦,她父母家里有事,回娘家了。」
  我脑子一个激灵,随口答到。
  「你现在伤好了吧?」
  「早没事儿了。」
  「小南,我摄像头坏了,重新换了个安上,等下我想跟你试试效果。你那里有摄像头吧?」
  「有啊!」
  一会儿跟汤姐的QQ视频连上,视频里出现的场景应该是在她家的卧室,汤姐无比休闲地穿了件黑色的睡衣,看样子也是刚起床,睡衣是深V的,哪都宽松,就是将饱满的胸脯勒得紧绷绷的,乳沟清晰可见,一看就把我怔在那儿,光看那皮肤和丁点不走样的胸型,说汤姐四十多了,汤姐不急我都跟他急。
  「嗯,蛮清楚的,小南好像你没睡好吧?精神看上去不太好。」
  「是吗?可能昨晚写稿子太晚了。」
  其实老子昨晚是在喝酒把妹来着。唉,这绿帽老公当得让我本来一挺诚实的孩子,现在撒起谎来快成家常便饭了,撒得如此娴熟,信手拈来。
  接着跟汤姐开始寒暄唠嗑。
  视频一直连接着,宁煮夫滴溜溜的小眼睛就有一茬没一茬的往人家汤姐那白茫茫的胸脯上瞄。话说昨晚,一具如此娇嫩美艳的身体曾经横亘在我眼前,但为了跟老婆守得一身如玉的贞洁,老子硬生生的逃离了。这下宁煮夫的心灵高尚倒是高尚了,但体内留下的下流的荷尔蒙到现在都没处消化,看到这时候汤姐镜头里真真切切耸立着,半露着的质地丰满的酥胸,我的鸡巴噌的一下就矗立起来。
  接着脑子一股子淫邪的念头蹭蹭的就往上冒,那一刹那,我直接就想把硬邦邦的肉棒往视频中的那对豪迈的肉球般的雪乳中插进去,然后揉搓着乳房就着乳沟深壑将鸡巴一阵狠狠的撸。
  在我想象中的揉搓中,视频中那女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鸡巴被柔软而又坚挺的肉球包裹着的那种曼妙的撸感。
  「宁卉好久没来看王总了。」
  汤姐冷不丁的窜出一句。让我从刚才的念头中醒转过来。
  「哦,是吗,」
  王总,这个名字让我一阵好生心紧,但老婆跟他在一起时候的那种依旧清晰的让人感到无可抑制的刺激与兴奋,让我突然思绪混乱起来,「王总的病好了吗?」
  「手术挺成功的,现在还在医院休养。还得感谢宁卉劝他手术呢。」
  「呵呵,王总这么听宁卉的啊?」
  我突然感到一阵言说不清的心酸——自己的老婆,转眼间已经成了别的男人怀里的宝贝了。
  「是啊,其实,说来最终还得感谢你,没有你,你家宁卉怎么也不会跟我家老王有这个缘分呢。」
  你家宁卉跟我家老王——我听着NND像绕口令来着,但我承认这绕口令其实听着挺让人着迷,这你家我家的四个人,能组合出多少种令人遐想的关系,自家的老婆,人家的情人,人家的老婆……
  操,人家的老婆现在跟我鸡巴毛关系没有。
  「哈哈哈」。我一时语塞,如此在QQ打了一串「哈哈哈」当是傻笑。
  「唉,我说你们男人啊,凡是好上这一口的,我知道那个疯狂劲,能问你个问题吗小南?」
  「嗯,问吧。」
  「你家宁卉跟王总这是你们第一次这样吗?」
  视频里汤姐瞪大眼睛看着我。
  「嗯,第一次。」
  「那我问你,你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吗?我是指结婚后。」
  「没。」
  「呵呵,」
  汤姐在视频对我展开了个妩媚的笑容。「你自己守身如玉,却让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挺高尚的哈,那你究竟是为个什么呢?你不是受虐狂吧?」
  「我也说不清楚,」
  我不知道为什么汤姐突然说到这个话题上来,而且说得如此直率。「一方面,我承认我非常非常爱宁卉,我是想让老婆在别的男人,在像比如王总这样优秀的男人那里得到更多的体验和快乐,毕竟人生苦短嘛,另一方面,可能我吧,真的有那种所谓淫妻情结,我承认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会让我感到无比兴奋和刺激。每次……」
  我一股脑儿的说着,我突然感到汤姐非常让人有一种愿意接近的亲和力。
  「每次什么?是不是每次从王总这里回来,你都要宁卉向你汇报他们怎么做的是吧。」
  「呵呵呵,汤姐怎么知道?」
  「汤姐是过来人啊,有什么不知道的,淫妻的男人都好这口。要是哪天你亲眼看到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的场景,可能你会兴奋到流鼻血吧?」
  「嗯嗯,我做梦都盼着流鼻血的这一天呢。」
  宁煮夫屁颠屁颠的就应和着。
  但我突然觉得我是不是有种上套的感觉。因为我看到视频里汤姐丢了个神秘得难以琢磨的笑容:「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要去医院看王总了。问宁卉妹妹好,我真的好喜欢她的。」
  然后我们互致88,视频关闭。
  好一会儿,我一直都在琢磨着汤姐那个让人看不明白的笑容。
  也没琢磨出啥结果来,我继续胡乱的在键盘上敲着半天没写几个字的稿子。
  「铛铛铛!」
  QQ提示有网友上线了。我下意识的打开一看,我日,曾眉媚!
  哈哈哈,这下热闹了!
  这小妮子不是跟我说跟宁卉一起出去旅游了嘛,合着挺义气帮闺蜜欺骗老公哈,这下被我逮着了,老子得好生逗哈她。
  「哇,曾大侠啊,大清八早上QQ赶场啊?」
  「唉,跟赶场差不多,收菜来着,还睡过头了呢,菜都被人家偷光了。」
  这个信息表明曾眉媚在家!
  狗日的曾眉媚,老子到要看哈等下你要咋个自圆其说,要是今天这场面你都把它圆过去了,老子请你吃八回大闸蟹。
  「哟,在家呢?」
  「嗯嗯,不在家在哪里嘛?俺是宅女得嘛。」
  宅女个铲铲,老子还不知道你,在别个男人床上的时候比在自家床上都多吧。
  「哦,真在家啊?那我老婆呢?」
  接着曾眉媚的QQ半天没动静,这小妮子八成知道出事了。
  果不其然,一会QQ显示她下线了。
  我日,想逃?门都没有!
  老子不依不饶,拿起手机一通电话打过去:「咋了,想逃啊?我老婆呢?去哪了?」
  「咯咯咯,」
  曾眉媚竟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你别急嘛。没事哈。」
  「没事你逃啥啊?」
  「嘻嘻嘻,好好我不逃了不逃了。我重新上Q不行嘛。」
  曾眉媚依旧跟我嬉皮笑脸的。
  一会儿曾眉媚的Q重新上线。我挂了电话,心里直乐。这作弄起人来原来他妈的这么爽。
  「我老婆在哪里?」
  我继续追问。
  「我有事先回来了,她还在玩啊。」
  「放屁,你就老实交代吧,把我老婆拐哪去了?不然老子要报警了。现在到处都在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哈!」
  曾眉媚Q上发过来一个伸舌头的表情,这让我顷刻想到曾眉媚吃大闸蟹舌头沿着唇边舔弄着蟹汁的状态,那表情魅惑无边。「谁敢拐卖你老婆哟?」
  这个联想让老子十分佩服宁煮夫的意淫能力。
  「快交代!」
  我还没完。
  「好了好了,我不装了,你也不要装了。」
  「我装什么?」
  「你说你装什么?你不要给我说你不知道你老婆去哪了,去干什么去了哈?」
  我日,这小妮子原来反倒将起我的军来了,神马情况?曾眉媚怎么知道………难不成……
  我日,乱了乱了……
  「宁煮夫童鞋,你也不要诧异了,你那点见不得的人的嗜好我也知道了,你老婆都给我如实说了。」
  我打了个流汗的表情过去。说实话,我没想到女人之间也会拿这来说事。
  「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你一点不憋屈,相反觉得你挺爷们的,找你这样的男人做老公,真是我们女人的福气。你也知道,原来我对你跟宁卉在一起是有意见的,现在嘛,作为女人的角度,我觉得宁卉真幸运。」
  我思维一阵短暂的「秀到」和震惊过后,曾眉媚这番话让我突然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有了一种别样的认识和感觉。
  「我日,宁卉还真告诉你了?都告诉你什么了」「嗯,我骗你干嘛,不然我哪敢怂恿她去啊?你现在知道什么叫闺蜜了吧。」
  「原来你们俩合计好的哈。」
  「唉,你别冤枉你老婆,其实没有你的允许,借宁卉十个胆子她也不会在外面偷情的,说穿了,还不是你怂恿的。你说这老公教诲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哈,宁卉,你不知道多纯洁的一个女人。」
  「你是说我老婆现在就不纯洁了?」
  老子听曾眉媚这么说不乐意了。
  「哎哎,我不是那意思,真不是,你明白我本来想说什么,我是说本来宁卉原来尽管有些楞,会时常干出些惊掉你下巴的事来,但这方面的观念还是挺保守的,没想到跟了你个老流氓后竟然……哈哈哈哈,你别误会南老师,我其实挺佩服你的,一个男人能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做到这样,真的挺不容易,相信我的话是由衷的。我承认听到宁卉这么说后,我改变了对你的看法。」
  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没心没肺的曾眉媚其实也蛮有思维能力的,不像只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好吧,我承认,我也有些改变了对曾大侠的看法。
  「哦,正好,今天宁卉该回来了吧?我还正准备给宁卉打个电话问问呢,他们现在到哪一步了?」
  曾眉媚接着问我。
  于是我把这两天宁卉在那边的情况跟曾眉媚大致介绍了下。
  「你是说昨晚他们开房了却……什么也没做?」
  「是的。」
  「呵呵呵,这不奇怪,宁卉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跟男人开房然后什么也没做。」
  「什么?」
  我听到这话鼻血都差点喷出来。
  「呵呵,你忘了我告诉过你啊,大学的时候她跟一个老美一块出去旅游住一个房间的事?」
  「哦哦,是滴你告诉过我,那个老美是个GAY是吧。」
  「反正宁卉净干些你想不到的事儿出来,等下我打个电话给她。这会儿,闺蜜可能就比你这个老公管用了。」
  曾眉媚的Q终于消停了阵,八成打电话给宁卉去了。我不知道宁卉有这么个闺蜜是好事还是坏事,教唆给自己的老公戴绿帽子不算,还附带着拉皮条。
  这神马世道。
  一会儿,曾眉媚的Q又过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宁卉还要呆两天呢?我刚才给宁卉打了电话了,放心吧,你老婆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一个女人嘛,矜持点总是应该的。不过我会叫我弟加油的。」
  我承认这段话你要是没个上下文的联系,你把它看懂了我喊你大爷,那意思是我让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上这事就包在她身上了,连我听着都乱七八糟的。
  「是不是我还得感谢你呵?」
  老子其实是没好气的说的,没想到曾眉媚赶紧回过来:「好啊好啊,反正你老婆也不在家,晚上请我吃饭!」
  得,撞枪口上了。
  请就请呗,正好老子也无聊。于是请示老婆晚上要请曾大侠吃饭。
  宁卉短信很快回来,「好啊老公,我知道她一直就憋着要敲你一杠的。」
  好不容易混到夜幕降临。
  还是到了曾眉媚最爱的那家天天海鲜城。我似乎听到过一种说法,喜欢吃海鲜的女人一般都性欲强烈,对性事有一种天生的迷恋。至少,这在曾眉媚这小妮子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我听过宁卉摆过她的一些绯闻情事,我也知道这妮子跟我兄弟伙皮实也有过一腿。
  曾眉媚这样的尤物是怎样炼成的,这个问题在今晚不期而遇的这顿饭局中让我突然兴趣顿生。女人其实对打扮都有天生的才能,不知道啥时候这世界开始流行了深V,昨晚看到洛小燕的,早上看见汤姐的,今晚,我看见了曾眉媚的。
  然后在脑海里比较这美不胜收的各种深V美景真是世间一大乐事。
  曾眉媚属于那种特敢穿的女人,在当下末春初夏的时节,就敢穿一身看上去挺清凉的装束出门,酥胸半露的吊带上面披了件坎肩,适当的收腰凸显倒是一身的丰韵。
  活脱脱一付勾引人的扮相。
  跟洛小燕不同,洛小燕是那种感觉她一直是忘内里在收,收到内心后才散发出来的那种带着灵魂的性感,像一株幽暗芬芳的兰花。曾眉媚却是一种使劲往外露出的妖娆,像一枚逐光的向日葵,浑身散发出热烈的光环。
  今晚,我再次看到了曾眉媚用魅惑的舌尖沿着唇边舔弄蟹汁的那标志性的动作,曾眉媚在夸张的用舌尖裹挟唇沿,其实裹挟的是我自昨晚洛小燕那里就聚集起来的到现在也无处伸扬的荷尔蒙。
  突然桌下有那么一段莹莹清凉的小腿不知怎么就撩到了我小腿上来——曾眉媚的,这小妮子是要干嘛?
  这娘们是犯花痴还是咋的,你不知道朋友夫不可污啊?
  曾眉媚蹭到我的腿上的一截小腿是裸露的,她没有马上离开——问题是,宁煮夫也没立马弹开自己的臭脚,桌下的春光便这样开始演绎着:曾眉媚的腿是一点一点往我的裤边上蹭,直到将我的裤脚蹭翻,那截细腻滑嫩的皮肤直接就贴弄到我的充满体毛的腿上来。
  我感到一阵炫晕的触感,但下意识的将腿弹开,曾眉媚就毫不犹豫的将腿贴过来。我又弹开,又被贴上来。
  这桌下两只性别特征分明的腿就这样暧昧的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桌上曾眉媚不停的对我抛着媚眼,以及舌尖时不时继续着舔弄唇沿的动作,蟹汁被舔干净了,又NND换成果汁舔。
  由于曾眉媚的身体一直在不停的扭动着,这让曾眉媚的胸脯呈现出来了迷人的动感,两只雪球呼之欲出。
  我惦记着桌下那只腿,太他妈撩人了,像蚊子一样挠得我的皮肤跟心神一样不断痒痒,老子生怕曾大侠一腿子就撩到我裆下来——那里我的鸡巴一直可耻滴硬着。
  今晚跟曾眉媚的饭局是一场动作戏,对话很少,一切都在无尽的眼神博弈中。
  我不知道随着夜晚的深入,这场戏要如何展开和收场……
  我承认我当时有些下流的,无耻的用享受的态度来对待了这一场暧昧带来的短暂的令人迷乱的快乐。
  曾眉媚的腿终究没有伸到我的裆下来。
  闺蜜,多么魅惑的字眼。老婆有个像曾眉媚般诱惑死人不偿命的闺蜜,也只有宁煮夫的这样的男淫才能抵挡不犯错误。
  咱这意志力可不是吹的,昨晚在洛小燕那里已经接受过考验了。
  我最终用坚强的意志力伸手下去将自己的裤边卷下来归复原位。然后结完帐,很优雅的示意眼前这位狐狸般妖媚的女人「It』stimetogo」了。
  今天我们都没开车出来,出于起码的礼貌,我坐出租送曾眉媚回家。尽管今天喝酒不多,但曾眉媚的脸蛋也喝得脸色酡红,煞是迷人,整个路程跟昨晚与洛小燕一样,曾眉媚一直有意无意的往我身上挤靠,区别在于,人家洛小燕是真喝醉了,属于真情流露,这曾大侠明显有故意之嫌。
  区别还在于,洛小燕是骨感,曾眉媚是肉感。
  要说我一点没受诱惑那他妈才叫装。我承认,等到了曾眉媚家下了车,曾眉媚媚着那双足够杀死人的狐眼问我要不要上去坐坐时,我是用了足足半分钟才摇了摇头,坚定说了句不用了。
  我该回家了。
  曾眉媚最后留给我了个跟今儿上午汤姐一样不可琢磨的笑容,然后依旧的走路一步三摇转身而去。
  回到家,我第一件事是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我实在没办法消弭体内日渐旺盛的荷尔蒙,和兀直硬挺的鸡巴。只好采取这种刚烈的方式平和体内的躁动。
  我记不清上次洗冷水澡是什么时候了。
  接着我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跟宁卉发了个短信,「老婆在哪?在做什么?」
  一会儿有短信回过来,我打开一看,居然是曾眉媚的:「告诉你个事实,我要是勾引男人,还从来没有失手过,今天你是第一个。冲这点,你真爷们。你这个兄弟伙我认了。宁卉找到你,我真心替她高兴。」
  我日,看着这个短信我立马汗就下来了,敢情今晚这一出是考验我来着?这女人他妈也太阴险了。
  亏得好老子定力非凡,爱老婆那是真爱,都不叫守身如玉,叫守身如金了。
  江湖险恶。
  宁卉的短信才接踵而至:「老公啊,我都要睡了呢。今天啥也没做,就呆在家里,一点都不好玩。我想回来了!」
  「那里现在在哪儿?不会躺在他怀里给我发的短信吧?」
  「去你的,我睡在房间里,他还是睡外面沙发啊。」
  「那你们怎么不睡在一起?」
  「你疯了啊?他爸妈知道我是装的,他进来跟我睡成啥了?」
  「呵呵,这不又浪费一天时间啊?今天你们就没单独在一起?」
  「是啊,老太太今天哪也不让我们去,一天都呆在家里,就吃饭完了出去散了会步。」
  「那你们不是一点亲热的机会也没有?」
  「嗯,散步的时候,就让他拉下我的手。还有刚才……」
  「刚才怎么了?做了?」
  「做你个头啊,就是睡前他进来房间吻了我。」
  「啊?深吻浅吻?不会就是一goodnight吻吧?」
  「他要深吻我不给,反正也不浅吧,给他吸着舌头了。老公啊,烦死了,我想回来了,我想你!」
  「你不是才又请了两天假了嘛?」
  「是啊,看着老太太蛮可怜的,非不让我们走呗。唉气死了,今天吃饭的时候,一个劲的问我们啥时候结婚,那架势要明天办了她才心安似的。」
  「哈哈哈,好啊老婆,你要是娶个小的,我这做大的没意见。」
  「去你的!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人家都烦死了。」
  「别烦了老婆,你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怎么跟曾眉媚说话一个味?哦,今天曾眉媚打电话给我说了在Q上遇到了你,说跟你招了是吧。」
  「嗯嗯,刚才我才跟她吃饭回来了。」
  「今天你给她施了啥魔法呢,她刚刚发短信来一个劲的夸你。」
  「呵呵呵,人格魅力,人格魅力。」
  我暗暗的庆幸在美色面前今天做出了跟昨晚一样的选择。
  「你就美吧你。老公,我想你了,现在,我好想要你!」
  「我也想要你老婆,好想好想。」
  我的手发完短信不由自主的按抚这又开始挺立起来的鸡巴。
  「那来吧,老公,我想要你来操我。来啊老公,我下面湿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外面就有个帅哥,叫他进来吧好吗?老公在旁边看着他操你。」
  「啊啊,你坏啊老公,我就想要你要你!」
  「不行,现在你必须得让他来操你,让你的小男朋友来操你!我好想看着他操你……」
  发过去这个短信的时候,那边长久没有信息回过来。
  我赶紧用手机打过去,只听见手机里宁卉正发出莺莺呜呜低沉的似乎有意在压抑着的呻吟,我霎时明白了发生着什么,我抚弄着自己鸡巴的手迅速开始运动着。
  俗称撸着……
  我不敢肯定宁卉是不是也达到了高潮,我只是在听到她一声绵绵的长叹后,我自昨天积压起来的所有荷尔蒙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铁硬般的下体如礼花般在空中爆发,飙飞的精液如同濡湿的花瓣在空中一瓣一瓣的散落开来,伴随着自己一遍一遍不停呼喊「老婆,我爱你!」……
  然后自己竟一口噙到了一滴从眼里流出来的咸湿的泪水。
  第二天是星期一,这一大早的我还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宁卉给我打了个电话来:「老公,给我办件急事。我们办公室的小李马上需要一个文件,在家里我那台手提电脑里,你帮我马上传给她一下。」
  「怎么传啊?」
  「用QQ啊。」
  「那你QQ密码是多少?我QQ没有加小李的啦。」
  只见宁卉顿了顿,告诉了我密码。
  按照宁卉的指示我顺利找到了上手提上存放的文件然后穿给了小李。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到老婆的QQ上来。老婆的Q只是很低调的取了个自己的英文名字,Michel。上面的Q友大多是她的同学同事什么的。
  这台手提平时宁卉在用,我基本没打开,也没想到要来打开过。正好这个机会打开了我便下意识的在几个硬盘里来回逛着,我不知道我想要探索什么,只是好比突然闯入到我老婆的一个私人空间,这种下意识的探索让我有些情不自禁的兴奋。
  突然,我发现了应该是宁卉比较私密一些的文件夹,上面标着Michel的名字,在某个硬盘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我打开一看,有几部下载的电影,一些英文学习资料和业务档案,而有个名字叫做日记的WORD文档映入我的眼帘……
  我打开一看,果真是每篇抬头为X年X月的日记体……
  「X年X月今天,我终于披上了婚纱……」

二月紅論壇用户须知 1、請您在法律允許範圍內瀏覽本網站,本網站只為18歲以上人士提供訪問!
2、本站內容皆來源於用戶投稿,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3、歡迎您宣傳本論壇,歡迎您常來看看!

回復

頂端 點讚

積分: 14703
主題: 165
回復: 14538
註冊時間:2016-12-06
1#
發表於 2018-01-20 12:21  | 只看該作者


真美啊,看得流口水了。

頂端 點讚

積分: 14897
主題: 178
回復: 14719
註冊時間:2015-09-08
2#
發表於 2019-04-04 23:30  | 只看該作者


卧槽……太会玩了

頂端 點讚

積分: 15007
主題: 169
回復: 14838
註冊時間:2015-08-09
3#
發表於 2019-04-18 08:38  | 只看該作者


十分不错

頂端 點讚

積分: 14963
主題: 179
回復: 14784
註冊時間:2016-05-28
4#
發表於 2019-06-27 15:50  | 只看該作者


哇,羡慕羡慕

頂端 點讚

積分: 14791
主題: 162
回復: 14629
註冊時間:2016-05-09
5#
發表於 2019-08-09 10:34  | 只看該作者


1024

頂端 點讚

積分: 14917
主題: 163
回復: 14754
註冊時間:2016-01-01
6#
發表於 2019-09-25 21:21  | 只看該作者


真的好看

頂端 點讚

積分: 14994
主題: 156
回復: 14838
註冊時間:2017-07-03
7#
發表於 2019-12-04 15:17  | 只看該作者


1024

頂端 點讚

積分: 14882
主題: 151
回復: 14731
註冊時間:2016-07-08
8#
發表於 2020-03-01 07:41  | 只看該作者


最喜欢的,每次都不可错过

頂端 點讚

積分: 14798
主題: 149
回復: 14649
註冊時間:2015-12-08
9#
發表於 2020-05-10 08:45  | 只看該作者


挺极品的,羡慕

頂端 點讚

積分: 14743
主題: 155
回復: 14588
註冊時間:2016-12-13
10#
發表於 2020-05-18 01:40  | 只看該作者


哇,羡慕羡慕

頂端 點讚

積分: 15017
主題: 184
回復: 14833
註冊時間:2015-07-16
11#
發表於 2020-05-26 10:20  | 只看該作者


后续精彩

頂端 點讚

積分: 14875
主題: 181
回復: 14694
註冊時間:2016-12-27
12#
發表於 2020-05-28 16:44  | 只看該作者


楼主性福

頂端 點讚

積分: 14936
主題: 161
回復: 14775
註冊時間:2016-11-20
13#
發表於 2020-05-29 06:18  | 只看該作者


1024

頂端 點讚

用戶評論:


二月紅論壇 - https://wochalei.com

精華帖子
熱門圖文

本站聲明:

    本社區所有內容皆為免費內容,本社區歡迎你註冊為會員並回復每個帖子,本社區非常開心你能來這裏。
下载APP:
  Powered by wochalei!
   藏姫阁  |  蓝导航  |  柠檬导航  |  全球女子大学  |  98明星导航  |  灰色大导航  |  苍狼导航  |  逗趣福利导航  |  火导航  |  色中色导航  |  软妹导航  |  暗导航  |  芒果导航  |  KK福利导航 - 你的福利导航  |  空白导航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