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3
1.16-2
1.16-1
jia4
jia3
jia2
jia1
開啟輔助訪問
搜索
快捷導航

[都市]情天性海(全)-13

|回復:
積分: 657062
主題: 657034
回復: 28
註冊時間:2017-04-05

楼主

發表於 2017-06-23 22:27  | 只看該作者


  第34章:闺蜜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宁煮夫的肩膀上终于带着这样一块不大不小,却差点要了自家性命的勋章出院了。
  这块勋章让宁煮夫觉得终于刀口舔血过一回,以后在诸如王总或者仇老板那样的猛男面前,平添了些许爷们行走江湖的豪气。
  而此番劫后余生最让宁煮夫感动的,却是发现了宁卉这丫头原来照顾起人来也是这般温柔无极,在老婆悉心的呵护下让这半来月的医院疗伤完全变成了病床上的幸福时光。本来,从家里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独生女到宁煮夫娶过来继续当公主般娇宠着,宁卉应该从小到大都是被人照顾的份儿,但这次,尽管初为人妇,无论以前如何蛮顽任性,身娇肉贵,宁卉身上那种与生俱来,怜天惜人的母性在对宁煮夫这些天的照料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真个是做足了一个老婆必须拥有的贤良淑德。
  在宁煮夫那颗文人般多敏质的心一直处于对老天爷感天动地的情怀之中,宁煮夫发觉自己已经完全离不开宁卉了,感觉宁卉那种在自己眼里能荡涤尘世间一切的女性之美,不仅来自这闭月羞花的外表,更是如沐春风般的由里及外款款而出,感觉宁卉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中最绚丽的部分,有时候,多愁善感的文艺青年宁煮夫会傻傻的问上一句:要是宁卉离开自己,自己会死吗?
  我终于回到了宁公馆,空气中再没有酒精的味道,和叫不出名字来的各种医学仪器发出来的寒光。
  尽管伤口还缠着绷带,但已经不影响我基本的身体活动。宁卉上班前把我中午需要吃的饭菜提前弄好,告诉我只需微波炉热一下就可食用,并叮嘱我好好休养生息。
  我于是继续在宁公馆做着一名幸福的伤员——那种幸福感你不如此流点血然后经历着老婆贴心小棉袄似的无微不至的照料,你是体会不了滴。
  为了报答乔老大将我弄成工伤之恩,我忍着种种不便利一只手在键盘上赶紧敲着几篇这段时间养伤落下的稿子。
  快临近下班了,接到宁卉的电话:「老公,曾眉媚约我下班后逛逛街,可是我担心你一个人在家,你能照料自己吗?」
  「呵呵呵,去吧老婆,我饿不死,中午的饭菜还没吃完呢。」
  「对不起啊老公,好久没跟曾眉媚聊聊了。顺便逛完街会跟她坐坐,我会早点回来的。」
  「嗯嗯,好的老婆,吻你,啵啵!」
  「吻你,啵啵!」
  我其实也没胃口吃晚饭了,这段时间在医院吃那啥营养过剩的病号伙食吃得让人发腻,严重摧毁了我的饥饿感。
  单只手敲键盘还真TMD累,两篇不长的文章折磨了我一整天,这夜幕已深,才差不多敲完。这当儿,我在线上挂着的QQ飘来一个请求加为好友的信息。
  「小南,我是汤姐。」
  呵呵,这汤姐是盯上了宁煮夫还是咋的?宁煮夫突然有着说不清楚的兴奋,赶紧屁颠屁颠地加上。
  「小南,你好。」
  汤姐的Q打来一行字。「我正好在家,想给你说点事,觉得QQ方便就加你了。」
  「呵呵,汤姐,你怎么知道我的QQ号的?」
  「我还是参加你婚礼的时候有张你的名片呢,上面有你的Q啊。」
  「这样啊,那我重新用个Q加你,那个是我的工作Q。Q。」
  「你们年轻人名堂真多哈。好吧。「我重新用了个私人QQ加上汤姐——这个Q有个十分暧昧而又气宇轩昂的名字:以性的名义。
  「以性的名义?这年轻人的网名真潮啦。嗯,我喜欢你Q上的说明:当性与健康、愉悦以及人性的关怀联系在一起时,她可以成为我们每个人平等的朋友,而不是恶之花。没想到你能把性表达得这样美好,真不愧是文人加骚客哈。现在我更理解你为什么对宁卉那样做了,做你的老婆真性福:」
  文人加骚客?这汤姐也是和风细雨中就把人埋汰了,关键是,让你感觉还很舒服。
  「谢谢汤姐。王总现在怎样了?」
  「嗯,现在稳定些了。不过……」
  「不过什么?」
  「医生说弹片一直留在头部,病根未除,始终是个隐患,医生建议做手术能将它取出来。」
  「那得开颅啊,有风险吗?」
  「当然有了,王总年纪也不轻了。」
  「医生对手术倒是很信心,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但王总不愿做!」
  「为什么?」
  「他说做手术势必要离开公司很长一段时间,这无疑对他在公司的前途等于自杀。现在王总在公司里情况很紧张。详细的我不便细说。」
  「我明白了。那你找我?」
  「无论我还有其他人怎么劝,王总都不愿做手术……」
  「你是说让宁卉劝劝他?」
  「……也许是,也许不是这个意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也许是下意识的吧,就来找你了。王总这段时间心情也不好。我不想他这样子加重了病情。」
  「我明白了。王总还在医院?」
  「嗯,在医院。宁卉今天来看他了。」
  「哦……」
  我心里突突的咯噔了一下,神马情况啊老婆?难道现在去看情人都不兴跟宁煮夫汇报了?这约法三章到底还管不管用了?
  「不过,她是跟公司其他同事一块来看王总的,没有自己单独来。看得出来,就这样王总心情也好多了。」
  「哦……」
  原来是集体行动哦,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我感觉有点不大不小,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倒是真的——我承认宁煮夫现在老纠结了,既希望将这宁公馆的绿色环保大业进行到底,生怕宁卉不理王总了断更了香火,又生怕……
  宁卉跟曾眉媚逛完街,然后找了家咖啡厅坐下小憩。
  宁卉说这段时间休息不好,没要咖啡,就要了杯清爽的茉莉花茶。
  而这会真的人如茉莉般清瘦的宁卉果真比平日憔悴了不少,脸色有些泛白,跟曾眉媚红扑红扑,圆润日盛的脸蛋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另外一个原因,我切切以为,是咱老婆这段时间着实缺少了男人的滋润,你看人家曾眉媚那没心没肺,日欢夜乐的日子过得,这娘们啥时候身边缺少过男人?
  「眉媚,你那位海龟男朋友呢?」
  宁卉好看的娥眉跟上弯月贴得很紧,一副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开始了这番只有在最亲的闺蜜之间才可能发生的密谈。
  「回新西兰坐移民监去了,要在那边呆上几个月呢。最后一次了,完了就拿绿卡了。」
  「哦,那你们怎么样了?」
  「还行吧,他回来我们准备结婚了。」
  曾眉媚突然暴了个猛料,本来按曾眉媚自己的说法,三五年之内是不考虑结婚的。
  「呵,你啥时候改变主意了?疯够了是吧?」
  这猛料让宁卉难免有些惊讶。
  「唉,缘分呗,再说我父母对这小子挺满意的。」
  曾眉媚轻描淡写的说到。
  「那祝贺你啊。」
  「有啥好祝贺的,父母年纪也不小了,老惦记着这事,就做回乖乖女吧,反正迟早也要上这条道的。」
  曾眉媚盯着宁卉看了看,突然话题一转,「亲爱的,最近你瘦了好多,照顾宁煮夫同志照顾的吧。」
  「嗯,这次真吓死我了,差一厘米医生说肯定有生命危险了。」
  宁卉心有余悸的说到,「幸好他昏迷前报了案,警察动作还迅速,不然后果我都不敢想了。」
  「说吧,那今天找我啥事儿?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有啥要吐糟的。」
  曾眉媚说话时是不是有种福尔摩斯料事如神般的快感不得而知,但那模样得意得很,「我一直纳闷来着,宁煮夫同志为啥会出现在那样一个地方遭人抢劫?正常向不可能的啊!这出门还是回家都不应该出现在那个三不管的地带啊?」
  「你个人精!」
  宁卉苦笑到,「那天他喝得醉醺醺的,我们真吵架了,他赌气就离家出走了。」
  「哈哈哈,这个宁煮夫还兴玩这套啊,难怪。」
  曾眉媚顷刻间两样放光,「为啥吵?」
  「我们……」
  宁卉欲言又止,「我……都是我不对。」
  「你咋了?」
  曾眉媚狡黠滴转动着眼珠子,这还了得,宁卉这个架势还不激起事妈如曾眉媚者那颗不八卦,毋宁死的好事之心。
  「……」
  宁卉看来仍然没想好或者并没有足够的勇气说出来。头深深的埋了下去。
  「亲爱的,瞧你羞于启齿的样子,那你别说了,我猜吧。」
  曾眉媚小装了一把淡定,「有其他……人了?」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宁卉声音如蚊,修长的手指若有所思的拨拉着杯子里的一片茉莉花。
  「不承认就是不否认,告诉我是谁?」
  曾眉媚的兴趣被彻底激发起来了,这清纯玉女般的宁卉者呵,这一直以来标称的爱情至上的信奉者竟然一夜之间神奇滴变成了只出墙的红杏,这八卦也太NND有爆炸性了。
  「我们公司的……王总。」
  宁卉咬咬嘴皮,胸部随着积聚的气息美丽滴一扬,终于说了出来。
  「呵呵呵,就是来参加你婚礼的那个老帅老帅的老帅哥?」
  「嗯……是他。」
  「呵呵呵,听说还是个战斗英雄,够man,有眼光啊亲。」
  曾眉媚这嘴皮子翻起来要想停住就难了,「宁卉啊宁卉,我以为只有我曾眉媚才会做出墙的红杏,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你那啥才子老公戴了绿帽子了哈,我就说,你那耍笔杆子的宁煮夫怎么镇得住你这个野丫头嘛。」
  「你说话别那么损好不好?什么红杏啊绿帽的,难听死了,再说我走了啊。」
  宁卉有些愠怒,听着自己的闺蜜这样子埋汰自己老公,总有些挂不住脸。
  「哈哈,别,亲爱的,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
  「切,就允许男人有三妻四妾,咱女人就不许有个三宠四爱的呀?洪晃说啥来着,女人起码要睡过五个男人才够本呢,恭喜你光荣的走出这一步,加入到伟大的妇女解放事业当中来。」
  曾眉媚说得有点口干舌燥了,端起杯子呷了口咖啡,「老娘最不鸟那些个自己在外面寻花问柳,却让自己的老婆在家为他立贞洁牌坊的鸟男人了,凭什么呀?」
  「就你理多。」
  「跟他……XX了?」
  这女人莺声燕语说点秽词真TMD好听。
  「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
  宁卉顿时脸色一片羞红。
  「呵呵,这个时候你就别文艺了,难不成让我问你跟他鱼水之欢了不成,别扭不别扭啊。」
  曾眉媚咯咯的笑到。
  宁卉没答话,继续把玩着杯子里的另外一片茉莉花。
  「爱上他了?」
  「嗯……」
  宁卉下意识的点点头,突然又意识到有什么不妥,赶紧摇摇头,「不不,没……没有的事。」
  「好了,俺就不用这么纠结你良心的词来折磨你了,我换个说法,这个如此有魅力的老男人让你崇拜,或者迷恋是吧?」
  曾眉媚继续追问。
  「嗯……也许,是吧。」
  宁卉顿了顿,然后很确定的点点头。
  「宁煮夫知道了?所以那天你们吵架了?」
  「嗯……」
  「那宁煮夫怎么办?你还爱他吗?当初你们可是爱得死去活来的哈,这样对他……确实有些不公平了,可怜的孩子。」
  NND曾眉媚,这回才终于说了句人话。
  「我当然爱他了!」
  宁卉几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唉,这样的话,这事就不好办了啊。」
  曾眉媚叹了口气,「况且人家王总也是有老婆的吧,那次婚礼还一起来的呢。」
  「你想哪儿去了,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我老公的。」
  这可够难为宁卉的了,总不可能主动告诉曾眉媚自家老公原来是个绿帽控吧。
  「那怎么办?总要有个解决办法啊?」
  「我……不想再跟王总了。」
  宁卉咬着嘴皮子说到,一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样子。
  「哼,口是心非,亲,你别骗自己了,我也是女人。」
  曾眉媚回应到:「你啊,要是真的只是身体出轨,你就不会来跟我谈这事了。」
  「我……我……」
  这背后的秘密又不好捅穿,宁卉现在真是百口莫辩,只是把脸蛋涨得满是通红,但比先前的一纸淡白看上去可爱多了。
  「宁煮夫一定伤心了吧,唉,谁叫他娶这么个大美人在家里,看不住也是自己没本事了。」
  我日你,曾眉媚,撒子叫老子没本事?老婆啊,要不你痛快点直接告诉她实情得了,看老子的本事是不是要吓死她。
  「这……」
  宁卉嘴里自说自话的嗫嚅到,「难道真的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吗?」
  恰时,曾眉媚搁在桌上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立马那副莺啼桑变得嗲腻起来:「亲爱的,你十一点左右在我楼下等我吧,这会我跟姐妹还聊着呢,听话啊,乖。」
  「你刚才说啥来着?」
  曾眉媚其实听明白了宁卉自顾自的嘀咕,「当然可以啊,只不过,爱的方式不一样罢了。比方我的最爱是大闸蟹,但你不能不也让我爱吃点别的吧,成天吃大闸蟹还不腻味死?」
  「你……刚才那电话?」
  宁卉像突然发现啥新大陆似的,直愣愣的看着曾眉媚,「你不是说他到新西兰去了吗?」
  「你那么看着我干嘛?我又没说是他啊!」
  「那……你搞的什么鬼啊?你不是说都快跟人家结婚了吗?你……」
  「嗯,怎么跟你说呢?他这一去就几个月,难道要为他守活寡不成。其实啊,」
  曾眉媚有点神秘的将身躯靠近宁卉,「要是宁煮夫向我家那位学习学习,你跟王总这事儿到好办了。」
  「什么意思?」
  「说实话,除了他对我确实很好,这孩子也蛮上进的,我之所以选择跟他结婚,很大的原因是……」
  曾眉媚故意停下来,把卖关子的情状做足了,才缓缓很煞有介事的说到:「他允许我有其他男人,甚至他喜欢我跟别的男人……唉,这事跟你说不清楚,反正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男人,喜欢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暧昧啊XX啊什么的,越是这样他越来劲!」
  宁卉的嘴巴顿时张出一个大大的O来,一脸的惊叹号!看来宁煮夫这小子还真没乱讲,这世界上宁煮夫好的这一口还真不是孤例,大有同好呢,自己已经摊上这么个老公,居然在自己最好的姐妹身上也遇着了,这世界真奇妙。
  世界真小,还是绿帽控真多?
  「这世界就这么神奇,亲爱的,震撼了吧,但这是事实,他还美其名曰的告诉我这是爱我的体现呢。」
  「嗯……如果是这样,」
  宁卉开始纠结了,是不是也该告诉曾眉媚,原来自个也遇到个绿帽癖好的老公,「好吧……」
  「咋了,亲?」
  「如果我告诉你宁煮夫跟他是一摸一样的……」
  「哇——」
  这回该曾眉媚将嘴张成了更大O来,「Mygod,不会吧,怎么……怎么可能?」
  「真的。」
  「真是这样?」
  曾眉媚半天才回过神来,「我的姑奶奶,那你们还吵哪门子架啊,你得好好感谢你老公才是啊,这样的男人你上哪儿找去?我都看得出来,宁煮夫非常爱你,允许你跟别的男人不是每个男人都有那个气量的……唉,我都不想说你了。」
  「我知道他是因为爱我……我……」
  「你什么呀你,这下我要为宁煮夫同志说句公道话了,这本身就是个游戏,你纠结啥爱不爱的呀,你这个样子,人家宁煮夫当然难过了。我可告诉你了,女人当然要有点感觉才能跟男人在一起,那XX啥的,但你不能玩感情玩得太过了。我知道你那王总肯定是人中蛟龙,我都想象不出能让你迷上的男人得有多大的魅力,但身体出出轨,体验下不同的男人也就罢了,也是人家宁煮夫这样做的初衷,但你如果告诉他你连心都一起出轨了,人家不伤心才怪呢,这个游戏玩下去也就危险了。亲,我给你个忠告,别辜负了你家宁煮夫,王总那儿你得收收了。」
  别看曾眉媚看上去没心没肺的,这番噼里啪啦,泡子翻翻的就说出的一大通还句句在理,说得宁卉一愣一愣的,「唉,你这张嘴啊……我不是说了我以后不跟王总的嘛。」
  「我看难,别说我不了解你,这样吧,赶哪天我给介绍个帅哥,从王总那里转移下好不好?」
  「去你的,谁要你介绍了!」
  宁卉若有所思的开始把弄着第三片茉莉花……
  宁卉回家的时候,我正在CF上消遣着这么些天来在医院憋坏的色心。里面那主持人东北味的普通话正声嘶底里的煽动着人们的荷尔蒙。视频上不同房间里有好几对男女正在XXOO,另外有几个美女搔弄着各种淫荡的姿首在撩拨着人们的神经。我盯着其中一个看上去十分清纯的学生妹儿模样的,其手正对着摄像头摸弄着自己的乳房,把个粉嫩的乳头拨弄得像只圆鼓鼓的草莓。主持人正唱着「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鼓励这个妹儿勇敢的把逼逼亮出来奉献给大家。
  这妹儿还TMD水灵,那屄该会是怎样一种娇艳欲滴。我通身激灵。
  我曾告诉过宁卉这CF是咋回事,我一直想勾引宁卉在上面来上一回XXOO,我想我老婆上去那还不秒杀这一众的淫人。
  宁卉洗漱完毕来到我身边,「老公啊,又上CF了?看来这些天你是憋坏了吧。」
  「知我者,老婆也。」
  我一把把宁卉搂在怀里坐在电脑旁,我小心的把摄像头的位置调低了一些,这样正好能看见我们脸部一下的位置。
  宁卉正穿着见绵绸的睡衣,酥胸半露,肉光粼粼,往摄像头这么一闪进来便被眼尖的主持人捕捉住,「以性的名义大哥,是抱着嫂子吧?」
  「你干什么啊老公,」
  宁卉知道通过这个视频大几百号人能同时观看到,下意识的用手去搂只遮挡着半拉乳房的睡衣。
  但这个动作被我坚决的制止了,相反,我哗的一下将一边睡衣更是往下一拉,宁卉的乳头霎时勒着睡衣显露出一半来。
  「请大家关注206房间,以性的名义夫妻,哇,嫂子的奶子真白啊。」
  「嗯嗯,老公,这样不好吧,害羞死了,这么多人能看见啊。」
  宁卉在我身上扭捏着。
  「嘎嘎,你不是说过喜欢让人偷窥的嘛。来啊老婆今儿馋死他们!」
  我的手开始拨弄着宁卉的乳房,睡衣成了很好的道具,让宁卉的乳头欲盖弥彰,凭添了万般诱惑。
  「老公,别在这儿,我们去床上好不好?」
  「不嘛,求你了老婆,我就要在这里了,我知道你也好久没男人滋润了,这么长时间没高潮过了吧?」
  「嗯。」
  「好的,我要你今儿在他们面前高潮!」
  我的手说时间便向宁卉的身下摸去。
  开始在宁卉屄毛初长的双腿间开始了摩挲。「今天去找王总了?」
  「嗯嗯……不过老公你别多心,没给你说,我是跟……单位同事去的。」
  「没啥啊老婆,我还以为你去找他操你了呢。」
  「你想哪儿去了,不说他……好吗?嗯嗯……」
  宁卉开始喘息,「老公,以后我只跟你做,我只跟你好不好。」
  「哼,你骗不了我,这不是你的心理话。」
  「真的老公,我真不想继续了。我不要别的男人了,我就只要你操我!」
  「你骗我,我刚刚一摸你的逼逼咋就流这么多水水了。这么多男人看你是不是特别兴奋?」
  我感觉到宁卉双腿之间突然小小的痉挛,紧紧夹着我的手。
  「没有的了,是因为人家好久没做了嘛……」
  「哼,昨天我也弄你了,你可没这么湿!」
  我一把扯下宁卉身上的睡衣,两只雪乳顷刻就蹦跶了出来。
  这个突然的动作让聊天室沸腾了,但见鲜花唾沫横飞,那屏被刷到见不着底。
  「看到没老婆,他们都为里兴奋着呢。」
  「老公啊……你太变态了……不要……」
  尽管宁卉的言语还在挣扎着,但似乎身子已经放弃了抵抗,屄里的淫水在汩汩往外冒出,贴着屄肉的小内已经打湿了大半。我索性扯下来,然后在摄像头前晃悠着。
  聊天再次被刷成一片。主持人的声音都吼得变了形:「以性的名义夫妻,用小内打白旗了,给力啊!」
  宁卉的身体扭曲着,我是把我老婆一丝不挂的,天使般完美的裸体正面给了镜头,那可是当着百号荷尔蒙被彻底激发的男淫啊,从宁卉扭曲的身体我分明感受到老婆无处可逃的兴奋与羞愧。
  我接着往后挪了挪椅子,再次往下调整了下摄像头,正好对着宁卉一片淡黑,初毛可显的三角地带,我最大限度的分开宁卉的双腿,让宁卉的已经淫水淋淋的屄纤毫毕现的呈现在视频中,「老婆,这么多男人看着你的屄呢,我要他们看你的逼逼高潮的样子,我要他们对着你的逼撸管打飞机好不好?」
  「不要……老公,不要……」
  宁卉的身体继续扭动着,但我知道她已经无从逃离,因为我的手指已经准确找到老婆的阴蒂,开始在上面上下翻飞,那花蕾带着已经无法控制的肉体快乐正把我老婆送向天堂。
  聊天室里再次一篇欢腾!
  「爽不爽老婆?」
  「嗯嗯……啊啊啊……老公……不要……啊啊啊……」
  「看看这么多男人都在为你疯狂了,为你的逼逼疯狂知道吗?你不知道你要谋杀多少他们的儿孙精子啊,哈哈哈。」
  我的手指在宁卉的阴蒂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宁卉逼逼因为流出越来越多的屄水正泛着银色的光亮。
  「不要……老公……啊啊啊……」
  「你好多水啊老婆,还说不要,你骗我,还说不要呢,老婆你周身通红,我知道你好兴奋。让这么多男人看你的屄,看你高潮我就知道你受不了的,我爱死你这个样子了我的骚老婆。」
  我的言语和手指的动作双管齐下,从宁卉身子痉挛的程度我明白老婆这锅高潮的水快煮沸了。
  「没有……不……嗯嗯……哦……」
  宁卉在我掌控的身体极度的快感中已经彻底语无伦次了。
  「我想干你,以性的名义,我想干你老婆!」
  「啊啊,受不了,我的大鸡巴来了,插死你老婆!」
  「这娘们的逼逼好嫩啊,哥们好样的,让我鸡巴插插好不好,保证让你老婆爽上天!」
  ……
  聊天室里这样的字句不断打来,我知道这群淫已经彻底被我老婆的逼逼给迷得魂飞魄散,不知道多少根鸡巴这时候最对着我老婆的屄过着撸管的狂欢节。
  「看到没老婆,这么多鸡巴想干你,可怜可怜他们吧,让他们的鸡巴挨个插进来好不好?让他们的鸡巴插你的高潮好不好?」
  说话间,我的鸡巴在宁卉身下也矗立如铁,精虫满柱!
  「啊啊……不要啊……老公……啊啊啊……我要来了……老公啊………啊——」
  宁卉的呻吟突然变成了叫喊,然后紧紧双腿紧闭,身体扣实,逼逼一阵激烈的扯动,我感到手指一汪热流满手,我知道,老婆终于来了——我不知道我那番让男人的鸡巴来插她的话语起到了多大的催化作用,反正老婆的高潮是接着这番话起来的,但我肯定的是,宁卉,我貌美如花的老婆,让这一出淫死人不偿命的屄秀让这一众荷尔蒙旺盛的男人谋杀了多少精液,让这些精液随着我老婆的高潮为之飞溅。
  宁卉达到顶峰的当儿,我把鸡巴埋在宁卉的屁屁沟,也汩汩的射出了一大堆子孙。
  宁公馆的夜晚总是这样温馨,今儿我真有些累了,入睡前,宁卉端来了一杯水。
  「快把药吃了,老公。医生嘱咐要按时吃的,伤口还需要消炎。」
  宁卉把水和要递到我跟前。
  「不吃!」
  「你又咋了?」
  宁卉愠怒的看着我。
  「哼,不吃,除非你答应还继续让别的男人鸡巴来插你。」
  「你什么人啊?」
  「不答应就不吃。」
  「好好好,别闹了,我答应你答应你,来把药吃了啊,乖啊。」
  宁卉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谁叫我摊上这么个变态老公哦。」
  「嘻嘻。」
  我这才接过药一饮而下,「老婆,要不我给你找男人,绝对有品有型的帅哥好不好?」
  「去你的,谁要你找了。」
  一间不知名的酒店房间里,男女一黑一白一丝不挂的两具裸体正激烈的纠缠着,女人在男人身下不停在很享受的呻吟着。
  男的是黑蛋,女的却不是汤姐,是宁卉公司的财务经理付莉莉。
  「黑蛋哥,你好棒,啊啊啊……」
  黑蛋看来是不善言辞的主,回应的只有用鸡巴在付莉莉水汪汪的逼逼里更剧烈的抽插。
  「啊啊啊……我又要来了,黑蛋哥好棒!好棒……」
  突然,黑蛋的手机响了。黑蛋铁塔似的鸡巴还插在付莉莉的屄里,抄起电话一看,宁卉打来的……
  第35章:北方,北方
  其实,我一直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宁卉,连汤姐都认为只有她才能劝王总接受手术,这一出美救英雄看样子是要继续进行到底了——这个态势对宁煮夫等于是说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去做别人的天使,而各种迹象表明,宁卉似乎很乐意充当这个角色——这让我内心并不强大滴犹豫了,这说明绿帽癖如宁煮夫者心里边还是有属于凡夫俗子的小九九——老婆的身体可以属于别人,可以跟人家XXX,可以在别人身下尽情缠绵与承欢,但感情,毕竟是自己的私家领地,这好比各朝各地的皇帝大大们都无一例外要开辟个皇家园林作为自己的后花园,是禁止闲人进出的。
  如果,这只是要去跟王总开个房啥的,我会照例屁颠屁颠伴随着鸡巴的亢奋去劝说老婆,但这次的事儿不同于单纯跟男人XXX淫个欢儿,宁煮夫那颗文艺得唱同桌的你都会把自己唱哭了的弱脆之心感到被结结实实的蹂躏了一把——这等于是面临了让老婆只是用嘴去含人家的鸡巴还是去说一声我爱你的问题,这NND是一个tobeornottobe的问题。
  前者让我乐此不彼,鸡巴充血。后者,事实是宁煮夫仍然为此感到鸡巴充血——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众淫寻他千百度的境界——虐,并快乐着——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实,当宁卉告诉我她逼逼里盛着王总的鸡巴同时嘴里叫着王总亲爱的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兴奋得浑身颤栗!
  虐之极,乐之殇。
  我日你个宁煮夫,你这个不可救药的变态狂。
  其实汤姐的请求十分隐晦,这让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内心无比的纠结,当感觉到了另外一个女人在自家老公那里比自己还重要,这总不是任何一个女人愿意看到的状况,但为了自己深爱着的丈夫的安危,汤姐却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只是我不得而知,汤姐是不是也有一颗……淫夫的心。
  纠葛间,我没跟宁卉说王总手术这事,但这事物发展的轨迹已由不得宁煮夫的想法来了,最终,劝说王总接受手术还是由宁卉来完成了——我老婆还是插上翅膀如同天使般再次飞到了王总跟前。
  黑蛋接到宁卉电话时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时候黑蛋的鸡巴正插入在付莉莉的屄里肆虐着,付莉莉自己都记不清楚这已经是黑蛋哥哥第几次将自己送入到那种高潮连着高潮的曼妙境地。
  这个时候是中午时分,通常这个时候付莉莉总会出现在郑总办公室——以一个情妇的身份为郑总撸上或者吹上一管,而今天,付莉莉却赤身裸体的蛮缠在黑蛋身下,蓬门大开,接受着黑蛋那特种兵身板的蹂躏和鸡巴的检阅。
  付莉莉属于那种十分玲珑,娇小,那种坐在特别严肃的办公室里都能坐出一股子风骚味的女人,特别是圆巧的乳房恰好凸出到能看出松挺适度的肉感,和细致的蜂腰形成了绝配,光是这一条就能谋杀众淫的荷尔蒙与唾液,还不说那看上去十分散淡,组合起来却狐媚勾人的脸蛋,也是妖精级别的主。
  看来黑蛋这小子还真艳福不浅,男人本钱好才是硬道理啊,瞧那身黑又亮的嘎达腱子肉,胯下那铁塔般的武器——按照我老婆是女人极品中的极品算的话,尝过这胯下雄物的汤姐和付莉莉也都算是女人中少有的上品了。
  宁卉这突然间电话打来,平时看上去拙于言,敏于行的黑蛋立马感觉到这个电话非同小可,便捂着付莉莉莺莺呜呜还在呻吟的嘴,鸡巴从付莉莉水荡荡的屄里拔出来,抄起电话便朝卫生间跑去。
  「宁部长,什么事?」
  黑蛋问到。
  「嗯……王总还好吗?我只是想问问王总的病情。」
  「情况不太好。医生让他手术,王总不同意。」
  「为什么?」
  电话那端宁卉的声音急切起来。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劝劝他?」
  「……」
  宁卉犹豫了一会,回答到,「……好吧。」
  「你在哪儿?过一会我来接你去医院。」
  「好的,我在公司。」
  黑蛋从卫生间出来搁下电话,见付莉莉双腿紧闭,脸上明显一副没有满足的焦灼神态,便俯下身来,分开付莉莉的双腿,让皮润肉紧的臀部侧过来对着自己,然后举着依旧铁硬的鸡巴朝臀缝里插进去。
  「噢……」
  付莉莉一声满足的长吟,「刚才电话……是个女的吧?谁……谁呀?」
  黑蛋也不搭话,只是用鸡巴抽插淫水淋淋的屄才能发出的那种的「啪啪啪」声做为回应。
  「啊啊啊,」
  付莉莉许是累了,越临近高潮,呻吟声更一截一截的沙哑,「黑蛋……哥——」
  伴随这声尾音特别长的「哥」,付莉莉再一次被铁蛋的鸡巴送入到高潮……
  黑蛋领着宁卉进入王总病房的时候,王总正半躺在病床批阅着一些公司的文件,长年军旅生涯养成的轻伤不下火线的作风仍然延续至今。
  真巧,汤姐刚才照顾王总用完中餐回家去了。
  话说这世事难料,没想到当我老婆以天使的姿态再次在王总面前显身的时候,尽然是在病榻之旁。
  王总突然见到宁卉竟也有些发怔,但立马恢复了常态,只是刚才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宁卉有些忸捏的走向前去,黑蛋知趣的退出了房间。
  「坐这儿来,」
  王总朝宁卉笑了笑,挪动了下自己身体,用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床沿。
  「……」
  宁卉的嘴角也微细的扬了扬。站着的身子却没动。
  「坐啊!」
  王总将宁卉的惶然与扭捏看在眼里,但表情中没有一点关于失措的流露。反倒笑得更爽朗:「站着干嘛?」
  宁卉终于扭身坐在离王总刚才拍床沿的位置还有一掌的距离,目光所及正好看见王总手中的文件,微微一笑,笑得有些紧,语气中有一种很轻的疼惜:「都不好好休息。」
  「我没事,老毛病了。」
  王总的眼睛温柔的盯着宁卉,能从这样的目光里看出对我老婆多日不见的那种欲念与怀想,「你瘦了卉儿。」
  宁卉没作声,很紧的笑容仍然写在脸上。
  「宁煮夫伤势恢复得怎么样?」
  王总还能如此淡定的关心老子——奸夫关心老公,怎么这么NND别扭,不过王总这份淡定从容的领导素质还真不是盖的——王总其实从上次来医院看宁煮夫,就已经观察出宁卉态度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嗯,他很好。」
  宁卉开始可爱的咬着嘴皮——这是我老婆标志性的,一种外化的表达内心纠结的动作——皓齿红唇,娥眉微蹙,煞是娇怜。
  「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吧,你别太累着……」
  「王总,」
  宁卉没等王总话音落下——宁卉没有用当如此私密环境里她本来应该用的称谓——「亲爱的」,宁卉顿了顿,似乎连自己都对口里的「王总「感到有一种陌生,「你做手术……好不好?」
  王总终于明白了宁卉此行的目的,我不确定王总究竟内心能感到多大的温暖,其意义也许并不亚于那次的温泉之旅,但从王总的表情中看不出来任何变化,只是伸出手将自己一方大掌覆盖在宁卉垂落在身旁的手心上。
  「好吗?」
  宁卉的手心温顺的搁在了王总的手里,宁卉见王总没作声,继续恳求到。
  「哈哈哈,好啊,我想知道是卉儿在恳请吗?还是……」
  王总个老江湖又开始设套了。
  宁卉垂下眼帘,感觉到王总掌大力厚的握着自己……然后很轻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我考虑考虑。」
  王总笑声依旧爽朗。
  接着是一阵沉默,空气有一种流动的凝固,宁卉在王总手里温然的感受着时间一秒一秒窒息的流逝。
  「那你答应我了。」
  宁卉突然鼓起勇气说到,抬起头,——我以为老婆是不是要为王总献上轻柔或者浓烈的一吻——宁卉却只是紧紧的握了一下王总的手,让手替唇传达了一种力量与温柔:「你多保重,公司还有事,我得走了。」
  王总看着宁卉,目光留连,慨然,然后洒脱的说到:「好的卉儿,你也保重,下次见到你,希望你胖一点。」
  「嗯。」
  宁卉点点头,伴随着手指在王总掌中如同曲尾的音符一根一根,慢慢滑落出来。
  冬天漫长难捱的湿冷天气终于彻底离去,这座城市的春天尽管很短,但此时已经万物盛繁,绿郁葱葱。不经意间,和煦的阳光照射下来,如同予以大地了一件春天的盛装。
  这天,宁卉又被曾眉媚早早的预约了,说是要请宁卉吃饭,还神叨叨的说要给我老婆一个意外的惊喜。
  「那我叫小南一起吧,这次养伤在家太久,也让他出来透透气。」
  宁卉电话里说到。
  「不不不,千万别叫你老公。」
  曾眉媚连忙打住。
  「为啥呢?」
  宁卉不解这位无论任何时候都看上去精力旺盛的曾大侠这又是要折腾哪一出。
  「哈哈,到时你就知道了,」
  曾眉媚想了想又赶紧叮嘱到:「千万别让宁煮夫来啊,听到没亲。」
  「你神神叨叨搞些什么鬼啊?」
  「嘿嘿,到时就知道了。」
  曾眉媚继续要将这神叨进行到底的架势。
  下班宁卉照例跟我汇报了今晚的去向,然后开车赴约。但一路这车塞的盛况空前,随处可见的巨大车流直把让整座城市塞成了一座水泄不通的「赌城」。
  曾眉媚一路上没命的催,一直催到宁卉的腿迈进餐厅包房的门口。
  「来了来了,催命一样的催啊你。」
  宁卉手机还在耳边数落着曾眉媚,曾眉媚便已经站在包房门口,活脱脱的出现在宁卉面前。
  「咱们的大美人终于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进来坐。」
  曾眉媚拉着宁卉就朝房间里面走去。
  说话间只见一个十分挺俊英武的青年从房间座位上迎上前来,忽地大变活人一样横亘在两位美女跟前。
  宁卉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面前之人,但粗阔的印象中,只觉得是一张稚气未脱,俊秀清朗的脸——这张脸有完美的轮廓,看上去有阳关般帅气的感觉,脸上间或有三两颗青春痘忽如阳光中的耀斑,显得十分昂扬可爱。
  在宁卉跟曾眉媚面前,面前这小伙还有显得来群山峻岭的身高,宁卉真真切切只能仰望才能十分清楚的打量少年英俊的脸庞。
  宁卉对所谓帅哥有足够的免疫能力的,平时开玩笑中,她不止一次告诉我那种嫩嫩的只剩帅的男人不是她的菜——但眼前突然出现这样一位帅的让女人都嫉妒的异性物种,出于任何一种女人的本能,被那么怔怔的电着一下都是十分正常的反应。
  许久以后,宁卉告诉我,当时她真真切切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被帅电着了的感觉——眼前这位男孩,真滴太帅了——关键帅的一点不奶油,恰巧一身耐克运动装,略微散乱的发型使劲往外洋溢着一股子动拓的气息。
  在宁卉还在那怔然的一刹那,脑子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更不用说去判断此位英俊少年是何方来路——但见男孩表情怯生生的紧,手似乎要伸出来又惶措失据。只是喉结嗡嗡的说到,声音倒比样子显得更浑熟一些:「宁……宁卉姐……好久不见。」
  男孩显得也无比紧张,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了——话说我老婆也是顶顶的大美女啊,谁人见着不失据一点方寸才怪。
  宁卉姐?NND,神马情况?啥时候我老婆哪里又钻出这么个帅兄弟来?
  宁卉看着那一脸恍涩仍然掩饰不住的俊朗,努力回忆着什么。
  「不认识我了?」
  「你是……」
  「北方,我是北方啊!」
  男孩到底青春无敌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曾北方!」
  宁卉的记忆突然峰回路转似的,「啊,就是原来每年暑假都到你姐家来玩,然后跟着我们满大街乱跑的那个小屁孩?」
  「是啊,是我啊。」
  这下接上头了,男孩身上那种阳光般劲头似乎更足了,已经少了刚才的拘束。
  「呵呵呵,看我都认不出了,你长这么高了啊!没想到当年的小屁孩出落成一个帅小伙了。我印象中还一直想到你那副鼻涕老挂在脸上的模样呢!」
  宁卉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个自称北方的男孩害羞的低下了头,半是因为被我老婆夸长得帅,半是被爆出了当年的糗事,在那傻傻的直乐。
  「哈哈哈,说了要给你意外惊喜的嘛。」
  曾眉媚这才插上话,「来来来坐,北方才过来没多久,今天也算为他接个风。」
  「来,宁卉姐,把包拿过来,我给你挂上。」
  曾北方很快恢复了常态,殷勤的对宁卉说。
  「呵呵呵,挺绅士风度的嘛小屁孩。」
  宁卉也乐得将自己的包递给了曾北方。
  「北方才从大学毕业,准备来我们城市发展,」
  曾眉媚一边点着菜,一边说到。
  原来,曾北方是曾眉媚叔家的孩子,生活在北方某个海滨城市,宁卉跟曾眉媚上初中的时候,他每年都会到曾眉媚家来过暑假。于是,宁卉跟曾眉媚两个疯丫头便带着他满大街乱跑,话说三人便在这座城市的烈日酷暑里,胡天胡地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虽然那时候他们并不太懂这友谊的真正含义。这样一直持续到宁卉跟曾眉媚上了高中……自那以后,宁卉跟曾北方便再也没见过面了。
  「啊?都大学毕业了,行啊小屁孩。才多大啊?」
  「二十一了都。」
  曾北方不好意思的说到。
  「这孩子吧,打小聪明,天生就是读书的料,初中跳了两级,高中又跳了一级。才这小小年纪大学都毕业了。」
  曾眉媚赶紧夸到。
  「嗯嗯,真厉害小屁孩。」
  宁卉然后低声对曾眉媚说到,「我去下洗手间。」
  当宁卉在洗手间正在洗漱,曾眉媚不知啥时候冷不丁的就窜到了宁卉身旁。
  「帅吧?」
  曾眉媚一脸似坏非坏的笑到,「是不是帅得惊动党中央啊?」
  「呵呵,真没想到,能长这么高啊,这小屁孩变化太大了。」
  宁卉笑笑应和到,看得出来宁卉是很肯定曾眉媚的说法的。「到底他有多高啊?」
  「听他说有185吧,我可告诉你啊,这孩子可是天才啊,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学计算机的。而且德智体全面发展,篮球打得可帅了,还代表学校打过CUBA,钢琴十级,绘画拿过全国大学生艺术节的一等奖,现在刚毕业,鉴于我们这座城市标杆式速度的经济大发展,他决定来这发展了!」
  曾眉媚然后挤了挤眼,「十分的……优秀吧。」
  「呵呵,行啊。」
  宁卉掩饰不住一脸的惊讶,「那时候除了觉得这孩子淘,就是经常挂在嘴上的鼻涕了,没想到这么有出息。」
  「亲爱的,记得大学我们曾讨论喜欢什么样的男孩的时候,你曾告诉过一个秘密还记得吗?」
  「什么秘密?」
  宁卉有些诧异曾眉媚怎么提起这事儿来。
  「你说,」
  曾眉媚故意贴近宁卉,咬着宁卉的耳根说到,「你说你特喜欢学理科的北方男孩子那种高高大大,帅气阳光的感觉,我可告诉你,我家弟可是极品北方男加科技男呵。」
  「什么意思啊?」
  宁卉感到曾眉媚话里有些不对劲,突然明白了曾眉媚的意思,顿了半天直到脸色微红,杏眼朝曾眉媚一瞪:「你个疯丫头,你真疯了啊,人家……人家可还是个孩子。」
  「呵呵呵,「我可告诉你,要不他是我弟,我早就下手了,啧啧,你说咱曾家这品种……太帅了!」
  曾眉媚越说越来劲,「我说了嘛,我要给你介绍个帅哥啊!我可告诉你啊,当初我经常问他来着,我说我跟你宁卉姐谁漂亮啊,这小子都没心没肺说宁卉姐漂亮。」
  宁卉知道这曾眉媚神叨叨的来起事来,是什么话什么事都说得做得出来的,然后将自来水管拧出一管水,就着湿漉漉的手指朝曾眉媚的脸弹去,「你别乱开玩笑啊!没个正经的时候。」
  然后踢踢踏踏扔曾眉媚那儿自个离开了。
  曾眉媚脸上被这凉水一激,朝着镜子整了整衣服,仍旧一脸坏笑的咕隆了一句:「没良心的家伙!」
  宁卉带着一脸淡淡的醉红回到家,看得出来老婆今儿是小喝了两杯。
  这女人吧,要是喝点酒,那种迷离的媚态真个是让人勾心迷魂,就宁卉这副不轻不癫,恰到好处的美人醉酒之态,一进门就让我给迷住了,顷刻间浓浓的爱意升腾,就下决心今晚一定好好一亲老婆芳泽。
  奇怪的是,今儿甚至我有个很久都没有过的念头,今晚我只想跟老婆做一次只属于我们两人之间情浓意切的爱,没有第三方,没有想象中的其他男人……
  开始一切顺利,宁卉今夜也正好情动十分,这是宁煮夫受伤后咱两口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做爱。
  跟宁卉漫天舌吻的时候,宁卉嘴里还残留的淡淡酒味让我心旷神怡,我贪婪的吸吮着老婆的香舌,宁卉也配合我将津津玉液不停匀渡到我嘴里。
  然后我们都十分明白对方的特点和需要,以完美的姿态,角度和配合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69——宁卉逼逼上那些毛已经开始重新草长莺飞,稀稀拉拉间竟也别有一番风景与异趣。我爱死我老婆逼逼上这些美毛了,每每让我冲动不堪,我时而清淡,时而剧烈的将这些雪绒般的毛毛含在嘴里品咂着,宁卉越来越多的淫水从阴道里涌出,糊了我满口的淫香,我对着宁卉美丽盛开在两片暗红肉瓣上豆豆一嘴叼去,用舌头覆盖着,然后极其温柔的舔弄着老婆身体最隐秘的快乐之源。
  我十分熟悉怎样的舌法能让我老婆最舒服与享受,我们互相熟悉对方的身体已经到了一个动作,一个姿势都能知道她含义的程度——宁卉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脸,含着我鸡巴的嘴呜呜发出快乐的呻吟,我悉心尽力的将老婆往快乐的巅峰上送去。
  很快,宁卉在我的嘴下起来了,宁卉的这次高潮还算强烈,弄得我舌头有些发酸,由于起来的时候逼逼紧贴着我扭动,弄得我满脸的淫水。
  接下来,我继续抚爱着,或者享受着老婆让我永不知满足的绝美酮体,手指,口舌齐用,温柔的安抚着女人高潮间或持续的快感。
  我准备插入了,老婆的逼逼淫情正盛的迎接着我,我的鸡巴刚刚在宁卉口里差点射了出来,但我忍住了。我等待这真正插入的一刻。
  我从旁边床头柜掏出一枚套子,正准备打开。
  「干嘛啊老公,别。」
  宁卉笑了笑,那笑容有很多意思,情意绵长,然后伸出手拦住我,「来吧,就这样插进来,老婆好久没有好好感受……老公的鸡鸡了。」
  「可……今天好像也不是安全期啊,怀孕了咋办?」
  「怀了,老婆就给你生个胖小子好不好。」
  宁卉将迷人的上弯月拉成一根媚丝,笑灿灿的说到。
  我突然一阵感动,眼眶濡湿,俯下身去一口含着老婆的香唇:「我爱你,老婆。」
  「我也……爱你。」
  宁卉吮吸着我的舌头说到。
  宁卉脸上柔情万分,身下却也已经湿滑不堪,让我的插入十分顺趟,让我今晚的插入十分爱情……
  我的鸡巴开始快慢相间的,随着老婆感受快感的节奏,在老婆的逼逼里抽插起来,此时我感到满身满心的快乐洋溢着,幸福到颤栗,我一遍一遍从内心告诉自己,正在我身下承欢的,是我的老婆,是天底下最美,最美的女人……
  「老公……」
  合着快乐的喘息,宁卉突然说到,「告诉……告诉你件事……你别生气。」
  「什么?| 」「前两天……我去医院看王总了,不过……我只是去看看他,我没告诉你,我怕……你知道了会多心。」
  「呵呵,没事。」
  我咯噔了一下,鸡巴抽插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NND这王总还真像个幽灵,老子不是说今天要做一次只属于我们两口子的爱嘛,你跑出来做甚呢?——看来这做一次属于两口子的爱都做不清净了。
  宁煮夫不由得一丝苦笑——这绿帽老公还真不好当啊。
  「老公,怎么了?继续啊……继续插我啊……老公你插我好舒服。」
  宁卉在我身下不停的扭动着,我感觉她的逼逼也在用力的挺夹我。
  老婆身下百花花的酮体情动万分,肢体蔓缠着我,这让我由不得更多的滞顿,我一阵脑门充血,鸡巴在老婆鲜美的一逼汪洋里更加硬立,便再次满身满肉的再次冲刺起来。
  「呜呜……老公……老公!」
  宁卉的呻吟十分爱情,十分欢快……
  宁煮夫使出浑身解数,各种抽插不一而足,十分钟的功夫,我们双双泄身,共赴那美不胜收,妙不可言,情不可量的人间至乐之景。
  事后,我照例将宁卉拥入怀中说着一些温馨软语。
  「这段时间曾眉媚跟你挺黏糊的哈,今儿咋又想起请你吃饭了?」
  「哈哈哈,她呀,说是要给我意外的惊喜呢,原来是她叔的孩子来了,我初中的时候就认识的。」
  「什么情况?」
  宁卉接着给我介绍了事情的来弄去脉,说了这小子如何的由小屁孩变成了大帅哥,如何的天才得年纪轻轻就从清华毕业,如何的打过CUBA以及钢琴十级——当然宁卉没说曾眉媚背后那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敏锐如宁煮夫者还是捕捉到了这背后异动的信息,将一个帅哥介绍给我老婆称做惊喜——神马情况?
  这突然让我绿情沸腾,狗日的曾眉媚——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我这样骂她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不知道她们互相在这个事情已经摊牌。
  这娘们是鼓动我老婆给我戴绿帽是啥的?还叫啥北方的北方男?你不知道老子姓南是标准南方人士啊?还啥学理科的高材生,你不知道老子学文科的啊,还啥CUBA,你不晓得老子大学校队踢的是足球啊?还啥185,你不晓得老子才175啊?
  狗日的曾眉媚!
  第34章:闺蜜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宁煮夫的肩膀上终于带着这样一块不大不小,却差点要了自家性命的勋章出院了。
  这块勋章让宁煮夫觉得终于刀口舔血过一回,以后在诸如王总或者仇老板那样的猛男面前,平添了些许爷们行走江湖的豪气。
  而此番劫后余生最让宁煮夫感动的,却是发现了宁卉这丫头原来照顾起人来也是这般温柔无极,在老婆悉心的呵护下让这半来月的医院疗伤完全变成了病床上的幸福时光。本来,从家里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独生女到宁煮夫娶过来继续当公主般娇宠着,宁卉应该从小到大都是被人照顾的份儿,但这次,尽管初为人妇,无论以前如何蛮顽任性,身娇肉贵,宁卉身上那种与生俱来,怜天惜人的母性在对宁煮夫这些天的照料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真个是做足了一个老婆必须拥有的贤良淑德。
  在宁煮夫那颗文人般多敏质的心一直处于对老天爷感天动地的情怀之中,宁煮夫发觉自己已经完全离不开宁卉了,感觉宁卉那种在自己眼里能荡涤尘世间一切的女性之美,不仅来自这闭月羞花的外表,更是如沐春风般的由里及外款款而出,感觉宁卉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中最绚丽的部分,有时候,多愁善感的文艺青年宁煮夫会傻傻的问上一句:要是宁卉离开自己,自己会死吗?
  我终于回到了宁公馆,空气中再没有酒精的味道,和叫不出名字来的各种医学仪器发出来的寒光。
  尽管伤口还缠着绷带,但已经不影响我基本的身体活动。宁卉上班前把我中午需要吃的饭菜提前弄好,告诉我只需微波炉热一下就可食用,并叮嘱我好好休养生息。
  我于是继续在宁公馆做着一名幸福的伤员——那种幸福感你不如此流点血然后经历着老婆贴心小棉袄似的无微不至的照料,你是体会不了滴。
  为了报答乔老大将我弄成工伤之恩,我忍着种种不便利一只手在键盘上赶紧敲着几篇这段时间养伤落下的稿子。
  快临近下班了,接到宁卉的电话:「老公,曾眉媚约我下班后逛逛街,可是我担心你一个人在家,你能照料自己吗?」
  「呵呵呵,去吧老婆,我饿不死,中午的饭菜还没吃完呢。」
  「对不起啊老公,好久没跟曾眉媚聊聊了。顺便逛完街会跟她坐坐,我会早点回来的。」
  「嗯嗯,好的老婆,吻你,啵啵!」
  「吻你,啵啵!」
  我其实也没胃口吃晚饭了,这段时间在医院吃那啥营养过剩的病号伙食吃得让人发腻,严重摧毁了我的饥饿感。
  单只手敲键盘还真TMD累,两篇不长的文章折磨了我一整天,这夜幕已深,才差不多敲完。这当儿,我在线上挂着的QQ飘来一个请求加为好友的信息。
  「小南,我是汤姐。」
  呵呵,这汤姐是盯上了宁煮夫还是咋的?宁煮夫突然有着说不清楚的兴奋,赶紧屁颠屁颠地加上。
  「小南,你好。」
  汤姐的Q打来一行字。「我正好在家,想给你说点事,觉得QQ方便就加你了。」
  「呵呵,汤姐,你怎么知道我的QQ号的?」
  「我还是参加你婚礼的时候有张你的名片呢,上面有你的Q啊。」
  「这样啊,那我重新用个Q加你,那个是我的工作Q。Q。」
  「你们年轻人名堂真多哈。好吧。「我重新用了个私人QQ加上汤姐——这个Q有个十分暧昧而又气宇轩昂的名字:以性的名义。
  「以性的名义?这年轻人的网名真潮啦。嗯,我喜欢你Q上的说明:当性与健康、愉悦以及人性的关怀联系在一起时,她可以成为我们每个人平等的朋友,而不是恶之花。没想到你能把性表达得这样美好,真不愧是文人加骚客哈。现在我更理解你为什么对宁卉那样做了,做你的老婆真性福:」
  文人加骚客?这汤姐也是和风细雨中就把人埋汰了,关键是,让你感觉还很舒服。
  「谢谢汤姐。王总现在怎样了?」
  「嗯,现在稳定些了。不过……」
  「不过什么?」
  「医生说弹片一直留在头部,病根未除,始终是个隐患,医生建议做手术能将它取出来。」
  「那得开颅啊,有风险吗?」
  「当然有了,王总年纪也不轻了。」
  「医生对手术倒是很信心,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但王总不愿做!」
  「为什么?」
  「他说做手术势必要离开公司很长一段时间,这无疑对他在公司的前途等于自杀。现在王总在公司里情况很紧张。详细的我不便细说。」
  「我明白了。那你找我?」
  「无论我还有其他人怎么劝,王总都不愿做手术……」
  「你是说让宁卉劝劝他?」
  「……也许是,也许不是这个意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也许是下意识的吧,就来找你了。王总这段时间心情也不好。我不想他这样子加重了病情。」
  「我明白了。王总还在医院?」
  「嗯,在医院。宁卉今天来看他了。」
  「哦……」
  我心里突突的咯噔了一下,神马情况啊老婆?难道现在去看情人都不兴跟宁煮夫汇报了?这约法三章到底还管不管用了?
  「不过,她是跟公司其他同事一块来看王总的,没有自己单独来。看得出来,就这样王总心情也好多了。」
  「哦……」
  原来是集体行动哦,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我感觉有点不大不小,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倒是真的——我承认宁煮夫现在老纠结了,既希望将这宁公馆的绿色环保大业进行到底,生怕宁卉不理王总了断更了香火,又生怕……
  宁卉跟曾眉媚逛完街,然后找了家咖啡厅坐下小憩。
  宁卉说这段时间休息不好,没要咖啡,就要了杯清爽的茉莉花茶。
  而这会真的人如茉莉般清瘦的宁卉果真比平日憔悴了不少,脸色有些泛白,跟曾眉媚红扑红扑,圆润日盛的脸蛋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另外一个原因,我切切以为,是咱老婆这段时间着实缺少了男人的滋润,你看人家曾眉媚那没心没肺,日欢夜乐的日子过得,这娘们啥时候身边缺少过男人?
  「眉媚,你那位海龟男朋友呢?」
  宁卉好看的娥眉跟上弯月贴得很紧,一副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开始了这番只有在最亲的闺蜜之间才可能发生的密谈。
  「回新西兰坐移民监去了,要在那边呆上几个月呢。最后一次了,完了就拿绿卡了。」
  「哦,那你们怎么样了?」
  「还行吧,他回来我们准备结婚了。」
  曾眉媚突然暴了个猛料,本来按曾眉媚自己的说法,三五年之内是不考虑结婚的。
  「呵,你啥时候改变主意了?疯够了是吧?」
  这猛料让宁卉难免有些惊讶。
  「唉,缘分呗,再说我父母对这小子挺满意的。」
  曾眉媚轻描淡写的说到。
  「那祝贺你啊。」
  「有啥好祝贺的,父母年纪也不小了,老惦记着这事,就做回乖乖女吧,反正迟早也要上这条道的。」
  曾眉媚盯着宁卉看了看,突然话题一转,「亲爱的,最近你瘦了好多,照顾宁煮夫同志照顾的吧。」
  「嗯,这次真吓死我了,差一厘米医生说肯定有生命危险了。」
  宁卉心有余悸的说到,「幸好他昏迷前报了案,警察动作还迅速,不然后果我都不敢想了。」
  「说吧,那今天找我啥事儿?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有啥要吐糟的。」
  曾眉媚说话时是不是有种福尔摩斯料事如神般的快感不得而知,但那模样得意得很,「我一直纳闷来着,宁煮夫同志为啥会出现在那样一个地方遭人抢劫?正常向不可能的啊!这出门还是回家都不应该出现在那个三不管的地带啊?」
  「你个人精!」
  宁卉苦笑到,「那天他喝得醉醺醺的,我们真吵架了,他赌气就离家出走了。」
  「哈哈哈,这个宁煮夫还兴玩这套啊,难怪。」
  曾眉媚顷刻间两样放光,「为啥吵?」
  「我们……」
  宁卉欲言又止,「我……都是我不对。」
  「你咋了?」
  曾眉媚狡黠滴转动着眼珠子,这还了得,宁卉这个架势还不激起事妈如曾眉媚者那颗不八卦,毋宁死的好事之心。
  「……」
  宁卉看来仍然没想好或者并没有足够的勇气说出来。头深深的埋了下去。
  「亲爱的,瞧你羞于启齿的样子,那你别说了,我猜吧。」
  曾眉媚小装了一把淡定,「有其他……人了?」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宁卉声音如蚊,修长的手指若有所思的拨拉着杯子里的一片茉莉花。
  「不承认就是不否认,告诉我是谁?」
  曾眉媚的兴趣被彻底激发起来了,这清纯玉女般的宁卉者呵,这一直以来标称的爱情至上的信奉者竟然一夜之间神奇滴变成了只出墙的红杏,这八卦也太NND有爆炸性了。
  「我们公司的……王总。」
  宁卉咬咬嘴皮,胸部随着积聚的气息美丽滴一扬,终于说了出来。
  「呵呵呵,就是来参加你婚礼的那个老帅老帅的老帅哥?」
  「嗯……是他。」
  「呵呵呵,听说还是个战斗英雄,够man,有眼光啊亲。」
  曾眉媚这嘴皮子翻起来要想停住就难了,「宁卉啊宁卉,我以为只有我曾眉媚才会做出墙的红杏,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你那啥才子老公戴了绿帽子了哈,我就说,你那耍笔杆子的宁煮夫怎么镇得住你这个野丫头嘛。」
  「你说话别那么损好不好?什么红杏啊绿帽的,难听死了,再说我走了啊。」
  宁卉有些愠怒,听着自己的闺蜜这样子埋汰自己老公,总有些挂不住脸。
  「哈哈,别,亲爱的,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
  「切,就允许男人有三妻四妾,咱女人就不许有个三宠四爱的呀?洪晃说啥来着,女人起码要睡过五个男人才够本呢,恭喜你光荣的走出这一步,加入到伟大的妇女解放事业当中来。」
  曾眉媚说得有点口干舌燥了,端起杯子呷了口咖啡,「老娘最不鸟那些个自己在外面寻花问柳,却让自己的老婆在家为他立贞洁牌坊的鸟男人了,凭什么呀?」
  「就你理多。」
  「跟他……XX了?」
  这女人莺声燕语说点秽词真TMD好听。
  「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
  宁卉顿时脸色一片羞红。
  「呵呵,这个时候你就别文艺了,难不成让我问你跟他鱼水之欢了不成,别扭不别扭啊。」
  曾眉媚咯咯的笑到。
  宁卉没答话,继续把玩着杯子里的另外一片茉莉花。
  「爱上他了?」
  「嗯……」
  宁卉下意识的点点头,突然又意识到有什么不妥,赶紧摇摇头,「不不,没……没有的事。」
  「好了,俺就不用这么纠结你良心的词来折磨你了,我换个说法,这个如此有魅力的老男人让你崇拜,或者迷恋是吧?」
  曾眉媚继续追问。
  「嗯……也许,是吧。」
  宁卉顿了顿,然后很确定的点点头。
  「宁煮夫知道了?所以那天你们吵架了?」
  「嗯……」
  「那宁煮夫怎么办?你还爱他吗?当初你们可是爱得死去活来的哈,这样对他……确实有些不公平了,可怜的孩子。」
  NND曾眉媚,这回才终于说了句人话。
  「我当然爱他了!」
  宁卉几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唉,这样的话,这事就不好办了啊。」
  曾眉媚叹了口气,「况且人家王总也是有老婆的吧,那次婚礼还一起来的呢。」
  「你想哪儿去了,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我老公的。」
  这可够难为宁卉的了,总不可能主动告诉曾眉媚自家老公原来是个绿帽控吧。
  「那怎么办?总要有个解决办法啊?」
  「我……不想再跟王总了。」
  宁卉咬着嘴皮子说到,一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样子。
  「哼,口是心非,亲,你别骗自己了,我也是女人。」
  曾眉媚回应到:「你啊,要是真的只是身体出轨,你就不会来跟我谈这事了。」
  「我……我……」
  这背后的秘密又不好捅穿,宁卉现在真是百口莫辩,只是把脸蛋涨得满是通红,但比先前的一纸淡白看上去可爱多了。
  「宁煮夫一定伤心了吧,唉,谁叫他娶这么个大美人在家里,看不住也是自己没本事了。」
  我日你,曾眉媚,撒子叫老子没本事?老婆啊,要不你痛快点直接告诉她实情得了,看老子的本事是不是要吓死她。
  「这……」
  宁卉嘴里自说自话的嗫嚅到,「难道真的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吗?」
  恰时,曾眉媚搁在桌上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立马那副莺啼桑变得嗲腻起来:「亲爱的,你十一点左右在我楼下等我吧,这会我跟姐妹还聊着呢,听话啊,乖。」
  「你刚才说啥来着?」
  曾眉媚其实听明白了宁卉自顾自的嘀咕,「当然可以啊,只不过,爱的方式不一样罢了。比方我的最爱是大闸蟹,但你不能不也让我爱吃点别的吧,成天吃大闸蟹还不腻味死?」
  「你……刚才那电话?」
  宁卉像突然发现啥新大陆似的,直愣愣的看着曾眉媚,「你不是说他到新西兰去了吗?」
  「你那么看着我干嘛?我又没说是他啊!」
  「那……你搞的什么鬼啊?你不是说都快跟人家结婚了吗?你……」
  「嗯,怎么跟你说呢?他这一去就几个月,难道要为他守活寡不成。其实啊,」
  曾眉媚有点神秘的将身躯靠近宁卉,「要是宁煮夫向我家那位学习学习,你跟王总这事儿到好办了。」
  「什么意思?」
  「说实话,除了他对我确实很好,这孩子也蛮上进的,我之所以选择跟他结婚,很大的原因是……」
  曾眉媚故意停下来,把卖关子的情状做足了,才缓缓很煞有介事的说到:「他允许我有其他男人,甚至他喜欢我跟别的男人……唉,这事跟你说不清楚,反正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男人,喜欢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暧昧啊XX啊什么的,越是这样他越来劲!」
  宁卉的嘴巴顿时张出一个大大的O来,一脸的惊叹号!看来宁煮夫这小子还真没乱讲,这世界上宁煮夫好的这一口还真不是孤例,大有同好呢,自己已经摊上这么个老公,居然在自己最好的姐妹身上也遇着了,这世界真奇妙。
  世界真小,还是绿帽控真多?
  「这世界就这么神奇,亲爱的,震撼了吧,但这是事实,他还美其名曰的告诉我这是爱我的体现呢。」
  「嗯……如果是这样,」
  宁卉开始纠结了,是不是也该告诉曾眉媚,原来自个也遇到个绿帽癖好的老公,「好吧……」
  「咋了,亲?」
  「如果我告诉你宁煮夫跟他是一摸一样的……」
  「哇——」
  这回该曾眉媚将嘴张成了更大O来,「Mygod,不会吧,怎么……怎么可能?」
  「真的。」
  「真是这样?」
  曾眉媚半天才回过神来,「我的姑奶奶,那你们还吵哪门子架啊,你得好好感谢你老公才是啊,这样的男人你上哪儿找去?我都看得出来,宁煮夫非常爱你,允许你跟别的男人不是每个男人都有那个气量的……唉,我都不想说你了。」
  「我知道他是因为爱我……我……」
  「你什么呀你,这下我要为宁煮夫同志说句公道话了,这本身就是个游戏,你纠结啥爱不爱的呀,你这个样子,人家宁煮夫当然难过了。我可告诉你了,女人当然要有点感觉才能跟男人在一起,那XX啥的,但你不能玩感情玩得太过了。我知道你那王总肯定是人中蛟龙,我都想象不出能让你迷上的男人得有多大的魅力,但身体出出轨,体验下不同的男人也就罢了,也是人家宁煮夫这样做的初衷,但你如果告诉他你连心都一起出轨了,人家不伤心才怪呢,这个游戏玩下去也就危险了。亲,我给你个忠告,别辜负了你家宁煮夫,王总那儿你得收收了。」
  别看曾眉媚看上去没心没肺的,这番噼里啪啦,泡子翻翻的就说出的一大通还句句在理,说得宁卉一愣一愣的,「唉,你这张嘴啊……我不是说了我以后不跟王总的嘛。」
  「我看难,别说我不了解你,这样吧,赶哪天我给介绍个帅哥,从王总那里转移下好不好?」
  「去你的,谁要你介绍了!」
  宁卉若有所思的开始把弄着第三片茉莉花……
  宁卉回家的时候,我正在CF上消遣着这么些天来在医院憋坏的色心。里面那主持人东北味的普通话正声嘶底里的煽动着人们的荷尔蒙。视频上不同房间里有好几对男女正在XXOO,另外有几个美女搔弄着各种淫荡的姿首在撩拨着人们的神经。我盯着其中一个看上去十分清纯的学生妹儿模样的,其手正对着摄像头摸弄着自己的乳房,把个粉嫩的乳头拨弄得像只圆鼓鼓的草莓。主持人正唱着「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鼓励这个妹儿勇敢的把逼逼亮出来奉献给大家。
  这妹儿还TMD水灵,那屄该会是怎样一种娇艳欲滴。我通身激灵。
  我曾告诉过宁卉这CF是咋回事,我一直想勾引宁卉在上面来上一回XXOO,我想我老婆上去那还不秒杀这一众的淫人。
  宁卉洗漱完毕来到我身边,「老公啊,又上CF了?看来这些天你是憋坏了吧。」
  「知我者,老婆也。」
  我一把把宁卉搂在怀里坐在电脑旁,我小心的把摄像头的位置调低了一些,这样正好能看见我们脸部一下的位置。
  宁卉正穿着见绵绸的睡衣,酥胸半露,肉光粼粼,往摄像头这么一闪进来便被眼尖的主持人捕捉住,「以性的名义大哥,是抱着嫂子吧?」
  「你干什么啊老公,」
  宁卉知道通过这个视频大几百号人能同时观看到,下意识的用手去搂只遮挡着半拉乳房的睡衣。
  但这个动作被我坚决的制止了,相反,我哗的一下将一边睡衣更是往下一拉,宁卉的乳头霎时勒着睡衣显露出一半来。
  「请大家关注206房间,以性的名义夫妻,哇,嫂子的奶子真白啊。」
  「嗯嗯,老公,这样不好吧,害羞死了,这么多人能看见啊。」
  宁卉在我身上扭捏着。
  「嘎嘎,你不是说过喜欢让人偷窥的嘛。来啊老婆今儿馋死他们!」
  我的手开始拨弄着宁卉的乳房,睡衣成了很好的道具,让宁卉的乳头欲盖弥彰,凭添了万般诱惑。
  「老公,别在这儿,我们去床上好不好?」
  「不嘛,求你了老婆,我就要在这里了,我知道你也好久没男人滋润了,这么长时间没高潮过了吧?」
  「嗯。」
  「好的,我要你今儿在他们面前高潮!」
  我的手说时间便向宁卉的身下摸去。
  开始在宁卉屄毛初长的双腿间开始了摩挲。「今天去找王总了?」
  「嗯嗯……不过老公你别多心,没给你说,我是跟……单位同事去的。」
  「没啥啊老婆,我还以为你去找他操你了呢。」
  「你想哪儿去了,不说他……好吗?嗯嗯……」
  宁卉开始喘息,「老公,以后我只跟你做,我只跟你好不好。」
  「哼,你骗不了我,这不是你的心理话。」
  「真的老公,我真不想继续了。我不要别的男人了,我就只要你操我!」
  「你骗我,我刚刚一摸你的逼逼咋就流这么多水水了。这么多男人看你是不是特别兴奋?」
  我感觉到宁卉双腿之间突然小小的痉挛,紧紧夹着我的手。
  「没有的了,是因为人家好久没做了嘛……」
  「哼,昨天我也弄你了,你可没这么湿!」
  我一把扯下宁卉身上的睡衣,两只雪乳顷刻就蹦跶了出来。
  这个突然的动作让聊天室沸腾了,但见鲜花唾沫横飞,那屏被刷到见不着底。
  「看到没老婆,他们都为里兴奋着呢。」
  「老公啊……你太变态了……不要……」
  尽管宁卉的言语还在挣扎着,但似乎身子已经放弃了抵抗,屄里的淫水在汩汩往外冒出,贴着屄肉的小内已经打湿了大半。我索性扯下来,然后在摄像头前晃悠着。
  聊天再次被刷成一片。主持人的声音都吼得变了形:「以性的名义夫妻,用小内打白旗了,给力啊!」
  宁卉的身体扭曲着,我是把我老婆一丝不挂的,天使般完美的裸体正面给了镜头,那可是当着百号荷尔蒙被彻底激发的男淫啊,从宁卉扭曲的身体我分明感受到老婆无处可逃的兴奋与羞愧。
  我接着往后挪了挪椅子,再次往下调整了下摄像头,正好对着宁卉一片淡黑,初毛可显的三角地带,我最大限度的分开宁卉的双腿,让宁卉的已经淫水淋淋的屄纤毫毕现的呈现在视频中,「老婆,这么多男人看着你的屄呢,我要他们看你的逼逼高潮的样子,我要他们对着你的逼撸管打飞机好不好?」
  「不要……老公,不要……」
  宁卉的身体继续扭动着,但我知道她已经无从逃离,因为我的手指已经准确找到老婆的阴蒂,开始在上面上下翻飞,那花蕾带着已经无法控制的肉体快乐正把我老婆送向天堂。
  聊天室里再次一篇欢腾!
  「爽不爽老婆?」
  「嗯嗯……啊啊啊……老公……不要……啊啊啊……」
  「看看这么多男人都在为你疯狂了,为你的逼逼疯狂知道吗?你不知道你要谋杀多少他们的儿孙精子啊,哈哈哈。」
  我的手指在宁卉的阴蒂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宁卉逼逼因为流出越来越多的屄水正泛着银色的光亮。
  「不要……老公……啊啊啊……」
  「你好多水啊老婆,还说不要,你骗我,还说不要呢,老婆你周身通红,我知道你好兴奋。让这么多男人看你的屄,看你高潮我就知道你受不了的,我爱死你这个样子了我的骚老婆。」
  我的言语和手指的动作双管齐下,从宁卉身子痉挛的程度我明白老婆这锅高潮的水快煮沸了。
  「没有……不……嗯嗯……哦……」
  宁卉在我掌控的身体极度的快感中已经彻底语无伦次了。
  「我想干你,以性的名义,我想干你老婆!」
  「啊啊,受不了,我的大鸡巴来了,插死你老婆!」
  「这娘们的逼逼好嫩啊,哥们好样的,让我鸡巴插插好不好,保证让你老婆爽上天!」
  ……
  聊天室里这样的字句不断打来,我知道这群淫已经彻底被我老婆的逼逼给迷得魂飞魄散,不知道多少根鸡巴这时候最对着我老婆的屄过着撸管的狂欢节。
  「看到没老婆,这么多鸡巴想干你,可怜可怜他们吧,让他们的鸡巴挨个插进来好不好?让他们的鸡巴插你的高潮好不好?」
  说话间,我的鸡巴在宁卉身下也矗立如铁,精虫满柱!
  「啊啊……不要啊……老公……啊啊啊……我要来了……老公啊………啊——」
  宁卉的呻吟突然变成了叫喊,然后紧紧双腿紧闭,身体扣实,逼逼一阵激烈的扯动,我感到手指一汪热流满手,我知道,老婆终于来了——我不知道我那番让男人的鸡巴来插她的话语起到了多大的催化作用,反正老婆的高潮是接着这番话起来的,但我肯定的是,宁卉,我貌美如花的老婆,让这一出淫死人不偿命的屄秀让这一众荷尔蒙旺盛的男人谋杀了多少精液,让这些精液随着我老婆的高潮为之飞溅。
  宁卉达到顶峰的当儿,我把鸡巴埋在宁卉的屁屁沟,也汩汩的射出了一大堆子孙。
  宁公馆的夜晚总是这样温馨,今儿我真有些累了,入睡前,宁卉端来了一杯水。
  「快把药吃了,老公。医生嘱咐要按时吃的,伤口还需要消炎。」
  宁卉把水和要递到我跟前。
  「不吃!」
  「你又咋了?」
  宁卉愠怒的看着我。
  「哼,不吃,除非你答应还继续让别的男人鸡巴来插你。」
  「你什么人啊?」
  「不答应就不吃。」
  「好好好,别闹了,我答应你答应你,来把药吃了啊,乖啊。」
  宁卉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谁叫我摊上这么个变态老公哦。」
  「嘻嘻。」
  我这才接过药一饮而下,「老婆,要不我给你找男人,绝对有品有型的帅哥好不好?」
  「去你的,谁要你找了。」
  一间不知名的酒店房间里,男女一黑一白一丝不挂的两具裸体正激烈的纠缠着,女人在男人身下不停在很享受的呻吟着。
  男的是黑蛋,女的却不是汤姐,是宁卉公司的财务经理付莉莉。
  「黑蛋哥,你好棒,啊啊啊……」
  黑蛋看来是不善言辞的主,回应的只有用鸡巴在付莉莉水汪汪的逼逼里更剧烈的抽插。
  「啊啊啊……我又要来了,黑蛋哥好棒!好棒……」
  突然,黑蛋的手机响了。黑蛋铁塔似的鸡巴还插在付莉莉的屄里,抄起电话一看,宁卉打来的……
  第35章:北方,北方
  其实,我一直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宁卉,连汤姐都认为只有她才能劝王总接受手术,这一出美救英雄看样子是要继续进行到底了——这个态势对宁煮夫等于是说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去做别人的天使,而各种迹象表明,宁卉似乎很乐意充当这个角色——这让我内心并不强大滴犹豫了,这说明绿帽癖如宁煮夫者心里边还是有属于凡夫俗子的小九九——老婆的身体可以属于别人,可以跟人家XXX,可以在别人身下尽情缠绵与承欢,但感情,毕竟是自己的私家领地,这好比各朝各地的皇帝大大们都无一例外要开辟个皇家园林作为自己的后花园,是禁止闲人进出的。
  如果,这只是要去跟王总开个房啥的,我会照例屁颠屁颠伴随着鸡巴的亢奋去劝说老婆,但这次的事儿不同于单纯跟男人XXX淫个欢儿,宁煮夫那颗文艺得唱同桌的你都会把自己唱哭了的弱脆之心感到被结结实实的蹂躏了一把——这等于是面临了让老婆只是用嘴去含人家的鸡巴还是去说一声我爱你的问题,这NND是一个tobeornottobe的问题。
  前者让我乐此不彼,鸡巴充血。后者,事实是宁煮夫仍然为此感到鸡巴充血——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众淫寻他千百度的境界——虐,并快乐着——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实,当宁卉告诉我她逼逼里盛着王总的鸡巴同时嘴里叫着王总亲爱的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兴奋得浑身颤栗!
  虐之极,乐之殇。
  我日你个宁煮夫,你这个不可救药的变态狂。
  其实汤姐的请求十分隐晦,这让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内心无比的纠结,当感觉到了另外一个女人在自家老公那里比自己还重要,这总不是任何一个女人愿意看到的状况,但为了自己深爱着的丈夫的安危,汤姐却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只是我不得而知,汤姐是不是也有一颗……淫夫的心。
  纠葛间,我没跟宁卉说王总手术这事,但这事物发展的轨迹已由不得宁煮夫的想法来了,最终,劝说王总接受手术还是由宁卉来完成了——我老婆还是插上翅膀如同天使般再次飞到了王总跟前。
  黑蛋接到宁卉电话时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时候黑蛋的鸡巴正插入在付莉莉的屄里肆虐着,付莉莉自己都记不清楚这已经是黑蛋哥哥第几次将自己送入到那种高潮连着高潮的曼妙境地。
  这个时候是中午时分,通常这个时候付莉莉总会出现在郑总办公室——以一个情妇的身份为郑总撸上或者吹上一管,而今天,付莉莉却赤身裸体的蛮缠在黑蛋身下,蓬门大开,接受着黑蛋那特种兵身板的蹂躏和鸡巴的检阅。
  付莉莉属于那种十分玲珑,娇小,那种坐在特别严肃的办公室里都能坐出一股子风骚味的女人,特别是圆巧的乳房恰好凸出到能看出松挺适度的肉感,和细致的蜂腰形成了绝配,光是这一条就能谋杀众淫的荷尔蒙与唾液,还不说那看上去十分散淡,组合起来却狐媚勾人的脸蛋,也是妖精级别的主。
  看来黑蛋这小子还真艳福不浅,男人本钱好才是硬道理啊,瞧那身黑又亮的嘎达腱子肉,胯下那铁塔般的武器——按照我老婆是女人极品中的极品算的话,尝过这胯下雄物的汤姐和付莉莉也都算是女人中少有的上品了。
  宁卉这突然间电话打来,平时看上去拙于言,敏于行的黑蛋立马感觉到这个电话非同小可,便捂着付莉莉莺莺呜呜还在呻吟的嘴,鸡巴从付莉莉水荡荡的屄里拔出来,抄起电话便朝卫生间跑去。
  「宁部长,什么事?」
  黑蛋问到。
  「嗯……王总还好吗?我只是想问问王总的病情。」
  「情况不太好。医生让他手术,王总不同意。」
  「为什么?」
  电话那端宁卉的声音急切起来。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劝劝他?」
  「……」
  宁卉犹豫了一会,回答到,「……好吧。」
  「你在哪儿?过一会我来接你去医院。」
  「好的,我在公司。」
  黑蛋从卫生间出来搁下电话,见付莉莉双腿紧闭,脸上明显一副没有满足的焦灼神态,便俯下身来,分开付莉莉的双腿,让皮润肉紧的臀部侧过来对着自己,然后举着依旧铁硬的鸡巴朝臀缝里插进去。
  「噢……」
  付莉莉一声满足的长吟,「刚才电话……是个女的吧?谁……谁呀?」
  黑蛋也不搭话,只是用鸡巴抽插淫水淋淋的屄才能发出的那种的「啪啪啪」声做为回应。
  「啊啊啊,」
  付莉莉许是累了,越临近高潮,呻吟声更一截一截的沙哑,「黑蛋……哥——」
  伴随这声尾音特别长的「哥」,付莉莉再一次被铁蛋的鸡巴送入到高潮……
  黑蛋领着宁卉进入王总病房的时候,王总正半躺在病床批阅着一些公司的文件,长年军旅生涯养成的轻伤不下火线的作风仍然延续至今。
  真巧,汤姐刚才照顾王总用完中餐回家去了。
  话说这世事难料,没想到当我老婆以天使的姿态再次在王总面前显身的时候,尽然是在病榻之旁。
  王总突然见到宁卉竟也有些发怔,但立马恢复了常态,只是刚才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宁卉有些忸捏的走向前去,黑蛋知趣的退出了房间。
  「坐这儿来,」
  王总朝宁卉笑了笑,挪动了下自己身体,用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床沿。
  「……」
  宁卉的嘴角也微细的扬了扬。站着的身子却没动。
  「坐啊!」
  王总将宁卉的惶然与扭捏看在眼里,但表情中没有一点关于失措的流露。反倒笑得更爽朗:「站着干嘛?」
  宁卉终于扭身坐在离王总刚才拍床沿的位置还有一掌的距离,目光所及正好看见王总手中的文件,微微一笑,笑得有些紧,语气中有一种很轻的疼惜:「都不好好休息。」
  「我没事,老毛病了。」
  王总的眼睛温柔的盯着宁卉,能从这样的目光里看出对我老婆多日不见的那种欲念与怀想,「你瘦了卉儿。」
  宁卉没作声,很紧的笑容仍然写在脸上。
  「宁煮夫伤势恢复得怎么样?」
  王总还能如此淡定的关心老子——奸夫关心老公,怎么这么NND别扭,不过王总这份淡定从容的领导素质还真不是盖的——王总其实从上次来医院看宁煮夫,就已经观察出宁卉态度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嗯,他很好。」
  宁卉开始可爱的咬着嘴皮——这是我老婆标志性的,一种外化的表达内心纠结的动作——皓齿红唇,娥眉微蹙,煞是娇怜。
  「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吧,你别太累着……」
  「王总,」
  宁卉没等王总话音落下——宁卉没有用当如此私密环境里她本来应该用的称谓——「亲爱的」,宁卉顿了顿,似乎连自己都对口里的「王总「感到有一种陌生,「你做手术……好不好?」
  王总终于明白了宁卉此行的目的,我不确定王总究竟内心能感到多大的温暖,其意义也许并不亚于那次的温泉之旅,但从王总的表情中看不出来任何变化,只是伸出手将自己一方大掌覆盖在宁卉垂落在身旁的手心上。
  「好吗?」
  宁卉的手心温顺的搁在了王总的手里,宁卉见王总没作声,继续恳求到。
  「哈哈哈,好啊,我想知道是卉儿在恳请吗?还是……」
  王总个老江湖又开始设套了。
  宁卉垂下眼帘,感觉到王总掌大力厚的握着自己……然后很轻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我考虑考虑。」
  王总笑声依旧爽朗。
  接着是一阵沉默,空气有一种流动的凝固,宁卉在王总手里温然的感受着时间一秒一秒窒息的流逝。
  「那你答应我了。」
  宁卉突然鼓起勇气说到,抬起头,——我以为老婆是不是要为王总献上轻柔或者浓烈的一吻——宁卉却只是紧紧的握了一下王总的手,让手替唇传达了一种力量与温柔:「你多保重,公司还有事,我得走了。」
  王总看着宁卉,目光留连,慨然,然后洒脱的说到:「好的卉儿,你也保重,下次见到你,希望你胖一点。」
  「嗯。」
  宁卉点点头,伴随着手指在王总掌中如同曲尾的音符一根一根,慢慢滑落出来。
  冬天漫长难捱的湿冷天气终于彻底离去,这座城市的春天尽管很短,但此时已经万物盛繁,绿郁葱葱。不经意间,和煦的阳光照射下来,如同予以大地了一件春天的盛装。
  这天,宁卉又被曾眉媚早早的预约了,说是要请宁卉吃饭,还神叨叨的说要给我老婆一个意外的惊喜。
  「那我叫小南一起吧,这次养伤在家太久,也让他出来透透气。」
  宁卉电话里说到。
  「不不不,千万别叫你老公。」
  曾眉媚连忙打住。
  「为啥呢?」
  宁卉不解这位无论任何时候都看上去精力旺盛的曾大侠这又是要折腾哪一出。
  「哈哈,到时你就知道了,」
  曾眉媚想了想又赶紧叮嘱到:「千万别让宁煮夫来啊,听到没亲。」
  「你神神叨叨搞些什么鬼啊?」
  「嘿嘿,到时就知道了。」
  曾眉媚继续要将这神叨进行到底的架势。
  下班宁卉照例跟我汇报了今晚的去向,然后开车赴约。但一路这车塞的盛况空前,随处可见的巨大车流直把让整座城市塞成了一座水泄不通的「赌城」。
  曾眉媚一路上没命的催,一直催到宁卉的腿迈进餐厅包房的门口。
  「来了来了,催命一样的催啊你。」
  宁卉手机还在耳边数落着曾眉媚,曾眉媚便已经站在包房门口,活脱脱的出现在宁卉面前。
  「咱们的大美人终于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进来坐。」
  曾眉媚拉着宁卉就朝房间里面走去。
  说话间只见一个十分挺俊英武的青年从房间座位上迎上前来,忽地大变活人一样横亘在两位美女跟前。
  宁卉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面前之人,但粗阔的印象中,只觉得是一张稚气未脱,俊秀清朗的脸——这张脸有完美的轮廓,看上去有阳关般帅气的感觉,脸上间或有三两颗青春痘忽如阳光中的耀斑,显得十分昂扬可爱。
  在宁卉跟曾眉媚面前,面前这小伙还有显得来群山峻岭的身高,宁卉真真切切只能仰望才能十分清楚的打量少年英俊的脸庞。
  宁卉对所谓帅哥有足够的免疫能力的,平时开玩笑中,她不止一次告诉我那种嫩嫩的只剩帅的男人不是她的菜——但眼前突然出现这样一位帅的让女人都嫉妒的异性物种,出于任何一种女人的本能,被那么怔怔的电着一下都是十分正常的反应。
  许久以后,宁卉告诉我,当时她真真切切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被帅电着了的感觉——眼前这位男孩,真滴太帅了——关键帅的一点不奶油,恰巧一身耐克运动装,略微散乱的发型使劲往外洋溢着一股子动拓的气息。
  在宁卉还在那怔然的一刹那,脑子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更不用说去判断此位英俊少年是何方来路——但见男孩表情怯生生的紧,手似乎要伸出来又惶措失据。只是喉结嗡嗡的说到,声音倒比样子显得更浑熟一些:「宁……宁卉姐……好久不见。」
  男孩显得也无比紧张,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了——话说我老婆也是顶顶的大美女啊,谁人见着不失据一点方寸才怪。
  宁卉姐?NND,神马情况?啥时候我老婆哪里又钻出这么个帅兄弟来?
  宁卉看着那一脸恍涩仍然掩饰不住的俊朗,努力回忆着什么。
  「不认识我了?」
  「你是……」
  「北方,我是北方啊!」
  男孩到底青春无敌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曾北方!」
  宁卉的记忆突然峰回路转似的,「啊,就是原来每年暑假都到你姐家来玩,然后跟着我们满大街乱跑的那个小屁孩?」
  「是啊,是我啊。」
  这下接上头了,男孩身上那种阳光般劲头似乎更足了,已经少了刚才的拘束。
  「呵呵呵,看我都认不出了,你长这么高了啊!没想到当年的小屁孩出落成一个帅小伙了。我印象中还一直想到你那副鼻涕老挂在脸上的模样呢!」
  宁卉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个自称北方的男孩害羞的低下了头,半是因为被我老婆夸长得帅,半是被爆出了当年的糗事,在那傻傻的直乐。
  「哈哈哈,说了要给你意外惊喜的嘛。」
  曾眉媚这才插上话,「来来来坐,北方才过来没多久,今天也算为他接个风。」
  「来,宁卉姐,把包拿过来,我给你挂上。」
  曾北方很快恢复了常态,殷勤的对宁卉说。
  「呵呵呵,挺绅士风度的嘛小屁孩。」
  宁卉也乐得将自己的包递给了曾北方。
  「北方才从大学毕业,准备来我们城市发展,」
  曾眉媚一边点着菜,一边说到。
  原来,曾北方是曾眉媚叔家的孩子,生活在北方某个海滨城市,宁卉跟曾眉媚上初中的时候,他每年都会到曾眉媚家来过暑假。于是,宁卉跟曾眉媚两个疯丫头便带着他满大街乱跑,话说三人便在这座城市的烈日酷暑里,胡天胡地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虽然那时候他们并不太懂这友谊的真正含义。这样一直持续到宁卉跟曾眉媚上了高中……自那以后,宁卉跟曾北方便再也没见过面了。
  「啊?都大学毕业了,行啊小屁孩。才多大啊?」
  「二十一了都。」
  曾北方不好意思的说到。
  「这孩子吧,打小聪明,天生就是读书的料,初中跳了两级,高中又跳了一级。才这小小年纪大学都毕业了。」
  曾眉媚赶紧夸到。
  「嗯嗯,真厉害小屁孩。」
  宁卉然后低声对曾眉媚说到,「我去下洗手间。」
  当宁卉在洗手间正在洗漱,曾眉媚不知啥时候冷不丁的就窜到了宁卉身旁。
  「帅吧?」
  曾眉媚一脸似坏非坏的笑到,「是不是帅得惊动党中央啊?」
  「呵呵,真没想到,能长这么高啊,这小屁孩变化太大了。」
  宁卉笑笑应和到,看得出来宁卉是很肯定曾眉媚的说法的。「到底他有多高啊?」
  「听他说有185吧,我可告诉你啊,这孩子可是天才啊,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学计算机的。而且德智体全面发展,篮球打得可帅了,还代表学校打过CUBA,钢琴十级,绘画拿过全国大学生艺术节的一等奖,现在刚毕业,鉴于我们这座城市标杆式速度的经济大发展,他决定来这发展了!」
  曾眉媚然后挤了挤眼,「十分的……优秀吧。」
  「呵呵,行啊。」
  宁卉掩饰不住一脸的惊讶,「那时候除了觉得这孩子淘,就是经常挂在嘴上的鼻涕了,没想到这么有出息。」
  「亲爱的,记得大学我们曾讨论喜欢什么样的男孩的时候,你曾告诉过一个秘密还记得吗?」
  「什么秘密?」
  宁卉有些诧异曾眉媚怎么提起这事儿来。
  「你说,」
  曾眉媚故意贴近宁卉,咬着宁卉的耳根说到,「你说你特喜欢学理科的北方男孩子那种高高大大,帅气阳光的感觉,我可告诉你,我家弟可是极品北方男加科技男呵。」
  「什么意思啊?」
  宁卉感到曾眉媚话里有些不对劲,突然明白了曾眉媚的意思,顿了半天直到脸色微红,杏眼朝曾眉媚一瞪:「你个疯丫头,你真疯了啊,人家……人家可还是个孩子。」
  「呵呵呵,「我可告诉你,要不他是我弟,我早就下手了,啧啧,你说咱曾家这品种……太帅了!」
  曾眉媚越说越来劲,「我说了嘛,我要给你介绍个帅哥啊!我可告诉你啊,当初我经常问他来着,我说我跟你宁卉姐谁漂亮啊,这小子都没心没肺说宁卉姐漂亮。」
  宁卉知道这曾眉媚神叨叨的来起事来,是什么话什么事都说得做得出来的,然后将自来水管拧出一管水,就着湿漉漉的手指朝曾眉媚的脸弹去,「你别乱开玩笑啊!没个正经的时候。」
  然后踢踢踏踏扔曾眉媚那儿自个离开了。
  曾眉媚脸上被这凉水一激,朝着镜子整了整衣服,仍旧一脸坏笑的咕隆了一句:「没良心的家伙!」
  宁卉带着一脸淡淡的醉红回到家,看得出来老婆今儿是小喝了两杯。
  这女人吧,要是喝点酒,那种迷离的媚态真个是让人勾心迷魂,就宁卉这副不轻不癫,恰到好处的美人醉酒之态,一进门就让我给迷住了,顷刻间浓浓的爱意升腾,就下决心今晚一定好好一亲老婆芳泽。
  奇怪的是,今儿甚至我有个很久都没有过的念头,今晚我只想跟老婆做一次只属于我们两人之间情浓意切的爱,没有第三方,没有想象中的其他男人……
  开始一切顺利,宁卉今夜也正好情动十分,这是宁煮夫受伤后咱两口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做爱。
  跟宁卉漫天舌吻的时候,宁卉嘴里还残留的淡淡酒味让我心旷神怡,我贪婪的吸吮着老婆的香舌,宁卉也配合我将津津玉液不停匀渡到我嘴里。
  然后我们都十分明白对方的特点和需要,以完美的姿态,角度和配合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69——宁卉逼逼上那些毛已经开始重新草长莺飞,稀稀拉拉间竟也别有一番风景与异趣。我爱死我老婆逼逼上这些美毛了,每每让我冲动不堪,我时而清淡,时而剧烈的将这些雪绒般的毛毛含在嘴里品咂着,宁卉越来越多的淫水从阴道里涌出,糊了我满口的淫香,我对着宁卉美丽盛开在两片暗红肉瓣上豆豆一嘴叼去,用舌头覆盖着,然后极其温柔的舔弄着老婆身体最隐秘的快乐之源。
  我十分熟悉怎样的舌法能让我老婆最舒服与享受,我们互相熟悉对方的身体已经到了一个动作,一个姿势都能知道她含义的程度——宁卉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脸,含着我鸡巴的嘴呜呜发出快乐的呻吟,我悉心尽力的将老婆往快乐的巅峰上送去。
  很快,宁卉在我的嘴下起来了,宁卉的这次高潮还算强烈,弄得我舌头有些发酸,由于起来的时候逼逼紧贴着我扭动,弄得我满脸的淫水。
  接下来,我继续抚爱着,或者享受着老婆让我永不知满足的绝美酮体,手指,口舌齐用,温柔的安抚着女人高潮间或持续的快感。
  我准备插入了,老婆的逼逼淫情正盛的迎接着我,我的鸡巴刚刚在宁卉口里差点射了出来,但我忍住了。我等待这真正插入的一刻。
  我从旁边床头柜掏出一枚套子,正准备打开。
  「干嘛啊老公,别。」
  宁卉笑了笑,那笑容有很多意思,情意绵长,然后伸出手拦住我,「来吧,就这样插进来,老婆好久没有好好感受……老公的鸡鸡了。」
  「可……今天好像也不是安全期啊,怀孕了咋办?」
  「怀了,老婆就给你生个胖小子好不好。」
  宁卉将迷人的上弯月拉成一根媚丝,笑灿灿的说到。
  我突然一阵感动,眼眶濡湿,俯下身去一口含着老婆的香唇:「我爱你,老婆。」
  「我也……爱你。」
  宁卉吮吸着我的舌头说到。
  宁卉脸上柔情万分,身下却也已经湿滑不堪,让我的插入十分顺趟,让我今晚的插入十分爱情……
  我的鸡巴开始快慢相间的,随着老婆感受快感的节奏,在老婆的逼逼里抽插起来,此时我感到满身满心的快乐洋溢着,幸福到颤栗,我一遍一遍从内心告诉自己,正在我身下承欢的,是我的老婆,是天底下最美,最美的女人……
  「老公……」
  合着快乐的喘息,宁卉突然说到,「告诉……告诉你件事……你别生气。」
  「什么?| 」「前两天……我去医院看王总了,不过……我只是去看看他,我没告诉你,我怕……你知道了会多心。」
  「呵呵,没事。」
  我咯噔了一下,鸡巴抽插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NND这王总还真像个幽灵,老子不是说今天要做一次只属于我们两口子的爱嘛,你跑出来做甚呢?——看来这做一次属于两口子的爱都做不清净了。
  宁煮夫不由得一丝苦笑——这绿帽老公还真不好当啊。
  「老公,怎么了?继续啊……继续插我啊……老公你插我好舒服。」
  宁卉在我身下不停的扭动着,我感觉她的逼逼也在用力的挺夹我。
  老婆身下百花花的酮体情动万分,肢体蔓缠着我,这让我由不得更多的滞顿,我一阵脑门充血,鸡巴在老婆鲜美的一逼汪洋里更加硬立,便再次满身满肉的再次冲刺起来。
  「呜呜……老公……老公!」
  宁卉的呻吟十分爱情,十分欢快……
  宁煮夫使出浑身解数,各种抽插不一而足,十分钟的功夫,我们双双泄身,共赴那美不胜收,妙不可言,情不可量的人间至乐之景。
  事后,我照例将宁卉拥入怀中说着一些温馨软语。
  「这段时间曾眉媚跟你挺黏糊的哈,今儿咋又想起请你吃饭了?」
  「哈哈哈,她呀,说是要给我意外的惊喜呢,原来是她叔的孩子来了,我初中的时候就认识的。」
  「什么情况?」
  宁卉接着给我介绍了事情的来弄去脉,说了这小子如何的由小屁孩变成了大帅哥,如何的天才得年纪轻轻就从清华毕业,如何的打过CUBA以及钢琴十级——当然宁卉没说曾眉媚背后那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敏锐如宁煮夫者还是捕捉到了这背后异动的信息,将一个帅哥介绍给我老婆称做惊喜——神马情况?
  这突然让我绿情沸腾,狗日的曾眉媚——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我这样骂她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不知道她们互相在这个事情已经摊牌。
  这娘们是鼓动我老婆给我戴绿帽是啥的?还叫啥北方的北方男?你不知道老子姓南是标准南方人士啊?还啥学理科的高材生,你不知道老子学文科的啊,还啥CUBA,你不晓得老子大学校队踢的是足球啊?还啥185,你不晓得老子才175啊?
  狗日的曾眉媚!

二月紅論壇用户须知 1、請您在法律允許範圍內瀏覽本網站,本網站只為18歲以上人士提供訪問!
2、本站內容皆來源於用戶投稿,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3、歡迎您宣傳本論壇,歡迎您常來看看!

回復

頂端 點讚

積分: 15000
主題: 171
回復: 14829
註冊時間:2017-03-07
1#
發表於 2018-10-23 09:23  | 只看該作者


羡慕、嫉妒、恨

頂端 點讚

積分: 14703
主題: 165
回復: 14538
註冊時間:2016-12-06
2#
發表於 2019-06-04 17:55  | 只看該作者


极品炮架  支持原创

頂端 點讚

積分: 14583
主題: 155
回復: 14428
註冊時間:2016-05-10
3#
發表於 2019-06-29 07:29  | 只看該作者


胆子够肥的

頂端 點讚

積分: 14854
主題: 166
回復: 14688
註冊時間:2015-07-12
4#
發表於 2019-07-01 22:58  | 只看該作者


感谢分享

頂端 點讚

積分: 14916
主題: 158
回復: 14758
註冊時間:2016-12-18
5#
發表於 2019-07-03 04:42  | 只看該作者


又见力作!举旗致敬!

頂端 點讚

積分: 14861
主題: 164
回復: 14697
註冊時間:2015-07-18
6#
發表於 2020-04-04 21:31  | 只看該作者


豪迈车灯

頂端 點讚

積分: 14990
主題: 158
回復: 14832
註冊時間:2016-08-08
7#
發表於 2020-05-15 21:19  | 只看該作者


非常棒

頂端 點讚

積分: 14976
主題: 187
回復: 14789
註冊時間:2015-08-30
8#
發表於 2020-05-16 20:13  | 只看該作者


有母狗艹果然爽

頂端 點讚

積分: 14791
主題: 162
回復: 14629
註冊時間:2016-05-09
9#
發表於 2020-05-28 21:57  | 只看該作者


艹起来舒服就行

頂端 點讚

積分: 15060
主題: 158
回復: 14902
註冊時間:2015-10-28
10#
發表於 2020-05-29 00:18  | 只看該作者


厉害了我的哥

頂端 點讚

積分: 15055
主題: 180
回復: 14875
註冊時間:2016-08-02
11#
發表於 2020-05-29 17:00  | 只看該作者


没贴必顶啊,性福的老弟

頂端 點讚

積分: 14911
主題: 155
回復: 14756
註冊時間:2016-07-26
12#
發表於 2020-05-30 05:04  | 只看該作者


同求组织

頂端 點讚

積分: 15115
主題: 189
回復: 14926
註冊時間:2015-10-31
13#
發表於 2020-05-30 17:44  | 只看該作者


极品,极品中的极品!!棒极了!

頂端 點讚

積分: 14751
主題: 163
回復: 14588
註冊時間:2015-07-07
14#
發表於 2020-05-30 17:59  | 只看該作者


1024

頂端 點讚

用戶評論:


二月紅論壇 - https://wochalei.com

精華帖子
熱門圖文

本站聲明:

    本社區所有內容皆為免費內容,本社區歡迎你註冊為會員並回復每個帖子,本社區非常開心你能來這裏。
下载APP:
  Powered by wochalei!
   藏姫阁  |  蓝导航  |  柠檬导航  |  全球女子大学  |  98明星导航  |  灰色大导航  |  苍狼导航  |  逗趣福利导航  |  火导航  |  色中色导航  |  软妹导航  |  暗导航  |  芒果导航  |  KK福利导航 - 你的福利导航  |  空白导航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